查看回信留言

首页>国新专题>2013>第五届世界中国学论坛>观点精粹
张维为论中国话语的崛起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 www.scio.gov.cn   2013-03-25   来源:
  

    现在国际上很多机构都预测中国的经济规模可能在十年之后超越美国,所以我觉得中国自己话语的研究和发展已经刻不容缓。我们应该有这样一个大致的规划,也许十年左右的时间我们话语真正能够确立起来。而且我是主张建立一种全面的、强势的、透彻的中国话语。

    所谓全面就是要能够解释中国的成绩,中国的问题,中国的未来。

    所谓强势,就是要能够比较强势地回应其他话语,包括西方话语对中国模式,中国发展道路,中国政治制度的质疑。

    所以透彻,就是把问题讲清楚,中国要用自己的,包括我们民族的话语把问题讲得清清楚楚。

    我这篇论文里面用三个例子来说明中国话语的建设。

    第一个例子是良政善举。良政善举,民主是好的,如果一定要把世界上政治模式分为两类的话,恐怕只有良政劣政。这个良政可以是西方的制度,同样劣政也可以是西方的制度,也可以是非西方的制度。我们基本的出发点,我们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的成功经验,它的起点是从一个目标和结果来出发,来不停地进行实验。邓小平讲三个有利于,只要有利于我们就去做,就要去实践,摸索出自己的道路。我想也是这样一个思路。

    第二就是选贤任能。我自己在西方国家待的时间比较长,我对西方体制最大的问题,就是现在越来越缺少真正的政治家,因为民粹主义盛行,在这种特定的选举模式下面导致很多问题。西方过去经常讲,只要制度好,谁上台都无所谓。在日益竞争的全球环境下,在中国迅速崛起的情况下,恐怕这个模式占不住脚了,接着像美国这个国家国运连续8年下降。

    所以我觉得中国自己有非常历史悠久源远流长选贤任能的传统。十八大产生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绝大部分是有两到三任省委书记的履历和经历,你要治理好一个省,这个很不容易的,因为我们一个省的规模是欧洲四、五个国家。治国不仅要靠制度,也要靠人才,制度要保证把人才选出来。

    我们还相信一个好的制度一定要有自己的历史传承,要接地气,否则会有很大的困难。

    第三个就是发展管理。我们学政治都知道,现在很流行叫行政管理,或者公共管理,在中国过去30多年改革开放中,我们市场经济实际上产生一种可以叫发展管理。也许我们以后可以随着中国模式深入研究,发展出发展管理的课程,我们可以有发展管理硕士,而且通过自己独立经上产生的。

    它的基本的理论依据就是我们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假设的理论,把看不见的手和看得见的手结合起来,这样才能把经济做好。

    我自己想有下边至少4个方面是我们发展管理方面已经实践做的事情。

    一、规划制定,中国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一个国家可以这么长期规划,从8年初期的70年,三步走的战略。到现在每一个五年计划的制定,并且成功的执行。坦率说世界上还没有哪一个国家可以做到。

    二、宏观调控,在经济出现问题的时候要调控。在经济危机或者问题出来之前也要调控。

    三、综合保障,我们现在发展管理的概念已经远远超出了凯恩斯的宏观经济学,因为那个主要是谈财政和货币政策的短时期的应用。而中国对经济,对发展的管理的资源和手段确实比西方模式多得多。除了财政和货币政策外,我们还有国家和土地主要自然资源的控制。对主要金融机构的控股,对于大型国有企业的控制权,以及中国特有的集中力量办大事行政能力等等。

    我说这是中国成功的一种综合保证能力,确实为中国政治、经济、社会稳定发展提供了保证。这种能力也使中国的政府比较中性,比较不受特别利益群体的绑架获得这样一种能力。

    最后一点就是在发展管理方面,战役的组织,组织各种各样的倡议。我们回顾一下中国过去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一场一场的宏观战役,包括农村改革,包括建立特区,包括沿海城市开放、浦东开放、奥运会、世博会,包括高铁、高速公路建设、基础设施建设等等,这一系列奠定了中国崛起的方式。

    这三个方面我们还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们还在探索之中,但是不可否认,到现在为止我们可以说,无论在理念上,还是在具体的实践中,我们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研究和实践经验。所以说提出这方面的中国话语我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了。

    当然我们在实践中,在理论上可以进一步探讨下去。

    我自己觉得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的话语一定也会崛起,因为一个基本的问题是,西方的话语现在为止没有把中国解释好,这么多对中国的预测最后证明都是失误的。

    另外,世界上有这么多问题,包括全球治理的问题,到现在为止西方话语似乎也没有解决好。我想这个话语起来以后,对西方的话语是一种竞争,这个竞争至少从我们中国人的角度来说是好事情。这种竞争可以丰富我们对人类很多问题的思考。同时我也觉得它是一种互动,是一种竞争,至于能不能融合,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因为这个融合是许多双方、三方、各方,比如说中国和西方各国互相有这个意愿才能比较好的融合。

    但是我觉得,无论是中国自己的需求,还是世界的需求,我们都要进行话语建设,建立中国全面、强势的自己的话语。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希望西方也能和我们一样进行互动,实现一种比较好的融合。但如果由于种种原因,西方还做不到这一点也没有关系,我们走我们自己的路,最终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话语一定能实现。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樊英武]
相关链接>>
  • 花建研究员谈未来十年文化强国建设的重点
  • 著名学者古斯塔夫提出中国必须解决的国内和国外问题
  • 著名学者桑托斯提出当代资本主义将进入社会主义阶段
  • 邓正来:中国发展的哲学思考
  • 陶文钊:中美关系与中国融入国际体系
  • 杨洁勉:从外交角度探讨中国与世界的和合关系
  • 许纪霖:文明的崛起 中国准备好了吗?
  • 汪荣祖:中国历史对全球化世界的贡献
  • 米哈伊尔:从比较视角看中俄两国城市的社会流动
  • 周晓虹:中国研究的国际视野与本土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