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新办举行自强模范和助残先进代表与中外记者见面会
发布时间:2019-05-16 | 来源:国新网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2019年5月16日(星期四)下午3时举行中外记者见面会,请自强模范和助残先进代表围绕“弘扬残疾人自强不息精神,传承扶残助残传统美德”与中外记者见面交流。

  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局 寿小丽:
  女士们、先生们,记者朋友们,大家下午好!欢迎出席国务院新闻办中外记者见面会。今年5月19日是中国第29个全国助残日,今天上午召开了第6次全国自强模范及助残先进表彰大会,今天我们非常有幸邀请到三位自强模范和一位助残先进与大家见面,请他们围绕弘扬残疾人自强不息精神、传承扶残助残传统美德与大家进行交流。下面请允许我逐一为大家作一个介绍,他们是: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第三中学心理辅导老师刘芳女士,上海交响乐团指挥家、上海“天使知音沙龙”发起人曹鹏先生,四川大学法学专业学生彭超先生,西安鸿鹰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单翼天使”残疾人互联网服务平台创始人王磊先生。欢迎大家。台上的曹鹏先生已经94岁高龄,他是目前来到我们发布厅年龄最大的长者,此前,现年97岁的中科院院士,肝胆外科专家吴孟超先生曾在他89岁高龄的时候来到我们发布厅,与大家一起分享了他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的职责与使命。今天曹鹏先生将与三位发布人一起与我们大家一起分享他们奋发自强、爱心助残、携手共奔小康的精彩人生,然后大家可以就感兴趣的问题向他们提问。首先我们请刘芳女士作介绍。

  2019-05-16 15:00:45

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第三中学心理辅导老师刘芳(张晗 摄)

  刘芳:
  大家好,我叫刘芳,我来自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第三中学,是一名很普通的农村心理辅导老师。1997年,我因为视网膜色素变性导致双目失明,我用了十年的时间,从光明走进了黑暗,但是我又用了十二年的时间,我的内心从黑暗重新走上了光明。我在我的小说《石榴青青》里写过这样一句话,“一条河在地面奔腾时是一条河,在地底下流淌时仍然是一条河,当它们面对大海的时候,它们的灵魂是平等的。”这个话的意思就是说,我曾经看见过,现在又看不见,但是我希望通过我自己的努力,让大家了解我,并且理解我的工作。2008年开始,我由一个语文老师转型做了校内的心理辅导老师,在我的心理辅导室里,我接待过两万个学生,也辅导了两千多家长,我让每个孩子在我这里找到了坚强的理由和快乐的信心。由于我的工作成绩摆在那里,所以我的工作室名称也在改变,原来我的工作室叫“芳芳聊天室”,听起来是不是特别温馨,现在叫贵州省乡村名师工作室,我觉得有了更大的承担和责任。我喜欢对我自己说这样一句话,也许命运带给我的是一场灾难,可是我也要在废墟上开一朵勇敢的小花。虽然我看不见你们,但是你们能够看见我,所以我努力工作,就是为了让你们能够看到我。2016年,贵州省综合广播邀请我去做了一档心理疗愈节目“爱聆听”,在这里,成千上万的人和我成为了朋友,得到心灵的安抚,我觉得我挺有价值的。2014年和2016年,我出了两本小说,一本叫《石榴青青》,一本叫《花开十年》,今天我都带来了。大家可以看一下。

  这两本书我写的都是农村的教育、农村的老师和学生们的故事,他让我很感动,也让我能够坚持留在三尺讲台上,因为孩子们喜欢我、信任我。这两本书还有一个作用,就是让很多的师范生愿意投身农村教育。我们学校就有一个老师,他告诉我,刘老师你知道吗?我来报考白云三中就是因为听说你在这里,我想和你成为同事。我听了以后特别感动。

  从2008年开始,我把我的三尺讲台搬到了社会上,我走进了机关、企业、学校、社区还有农家小院,我把我的故事讲给很多人听。我经常被他们感动,因为每个人看到我,都觉得我活得很快乐、很阳光、很向上,这也是我想传递出去的。四百多场演讲,让我结交了很多朋友,很多人通过微信、电话找到我,希望给他们更多的帮助。所以我也喜欢送给在座的每个人这样一句话,“知足知不足,有为有弗为”,我是很知足的人,所以我就要去看自己还有哪些不足,还有哪些可以给到社会,可以给到他人的。有为有弗为,就是做你该做的,做你能够做到的,不要去计较、去抱怨你做不到的、你不能得到的。所以我想,我做到了。

  今天我展示给大家的,就是我可以做到的,而且要做一个最好的我自己。我送我自己这样一首小诗,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谢谢大家。

  2019-05-16 15:20:26

  寿小丽:
  讲得太好了,谢谢刘芳老师。正如刘芳老师自己讲到的,从光明走向黑暗的是我的眼睛,但是从黑暗重新走向光明的是我的心灵。刘芳老师20多年坚守讲台,与命运顽强抗争,不仅自己没有被命运所打败,还以心为眼,帮助了很多人,向很多人传递了温暖,传递了光明。谢谢刘芳老师。

  2019-05-16 15:21:08

上海城市交响乐团创始人、上海“天使知音沙龙”发起人曹鹏(张晗 摄)

  曹鹏:
  各位好,我叫曹鹏,今年94岁,我是1925年出生的。1946年,我进了解放区的山东大学文艺系,那里培养了我,我又做了一名指挥,所以我就一直担任文工团的指挥。1949年,我随着解放大军过长江,进驻了上海,我在上海电影厂,我又到了北京,在北京电影厂做指挥。1955年,国家有个留苏的名额,我有幸在几百人的考试中脱颖而出,只选了我一名指挥,所以我到了世界最高学府莫斯科音乐学院。我的教授胜似我的父亲,对我非常关爱。我在这里举行了很多很多的音乐会,我是第一位把我们国家的《梁祝》推到海外的人。我在那里学了6年,直到1961年毕业,进了中国优秀上海交响乐团,我进了交响乐团以后,一直做普及工作,我一直到75岁离休。但是我离而不休,离而更忙,我忙了几件事情,一是我成立了非营利的上海城市交响乐团,主要是做公益、做慈善。第二,我建立了曹鹏音乐中心。第三,我建立了曹鹏教育基金。最后一件事情,我做了十多年关于孤独症的事情,叫天使之音沙龙,我们把孤独症叫做天使,他们很聪明,但是他们非常非常困难,联合国统计,前三年的统计,全世界58个出生的孩子有一个孤独症。我建立的时候是十年以前,150个出生的孩子有一个孤独症,所以现在更为严重,我现在主要的工作就是做孤独症的工作。谢谢大家。

  2019-05-16 15:22:28

  寿小丽:
  谢谢曹老。曹老作为一名著名的指挥家,在指挥台上,用他的激情点燃了他的观众和乐团。而在指挥台下,他作为一名投身公益事业,扶残助残的长者,曹老用他的爱点燃了很多人和很多家庭,给了他们康复的希望。谢谢曹老。下面请彭超同学作介绍。

  2019-05-16 15:24:02

四川大学法学专业学生彭超(张馨 摄)

  彭超:
  大家好,我叫彭超,我今年24岁了,我来自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现在是四川大学的一名大四学子。我出生是有手的,但是在2001年,那年我才6岁,我触碰到了高压电线,导致双臂截肢。面对终身残疾,我没有被命运打倒,在爸爸妈妈的鼓励与陪伴下,我开始用脚练习写字、练习吃饭。经过了17个月的努力,最开始我的脚什么都不能做,到最后我的脚能够做任何事情,做到了生活自理,所有的事情都靠我的脚来完成。后面我上学了,在学校里面我遇到了很多困难,像冬天我的脚不能穿袜子,要被冻开裂,夏天我的屁股会肿,下雨天我也没有办法打伞,只能冒着雨去上学。但是我没有忘记自己的目标,没有忘记初心,我知道自己学习才能改变我的命运。所以,12年如一日,我一直坚持了过来,克服了种种困难。但是,在2014年高考,那年我只考了543分,高出了重本线3分,这个分数很不理想,我真的不甘心,因为我用脚写字,真的太慢了,别人一分钟能写30个字,而我只能写10个字,有很多题我是会做的,但是我没有写完。所以我就决定再读一年高三,再冲刺一年,我要提高我写字的速度。

  2015年,中国残联结合了教育部下发了一个文件,这个政策就是像我这样残疾考生能在高考的时候延长30%的时间。所以,我在2015年高考的时候,考了603分,高出了重本线80分,被我们四川省最好的一所大学四川大学录取了,我实现了自己的大学梦。

  我上了大学之后,参加了很多活动,参加了各种各样的公益活动,我去过敬老院慰问老人,给他们带去快乐,我也去过大街上劝募,劝到的钱寄给贫困山区的孩子们,给他们买一份包裹。我还到各个学校去,做过励志公益演讲,给学生们分享我的故事,给他们带去学习的动力。因为我受到很多很多人的关心与帮助,有老师的帮助、同学的帮助,还有社会上好心人士的帮助,所以我也想用我自己的一份力量,为这个社会做出一份属于我的贡献。2016年2月份的时候,我参加了《中国诗词大会》这个节目,我从高中开始就一直很喜欢读诗词,我最喜欢的一首古诗是李清照的《声声慢》,就是这首诗打动了我,所以从高中开始一有时间就会读两三首古诗词,这样日积月累,我上大学积累了好几千首古诗词,所以我参加了《中国诗词大会》这个节目,我战胜了所有人,成为了中国诗词大会史上的第一个擂主。当时董卿姐姐就说,我觉得你的胜利有着特殊的意义,会给我们所有的人带来更强的信心,也会鼓励我们所有的人,在我们的人生道路上、求学道路上更坚定地往前走。

  其实在我的心里,我不把我自己当做一个残疾人,只要别人能用手能做到的事情,我也可以用脚来做到,我并不比别人差。我现在的理想是考上四川大学研究生,将来作为一名律师,然后帮我这样的弱势群体打官司,为他们维护公平正义。人生在世就是要不断奋斗,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我就要用我的汗水去追寻幸福,谢谢大家!

  2019-05-16 15:32:32

  寿小丽:
  谢谢彭超,彭超是九零后,他身上最突出的一点就是乐观向上,正如他自己说的,用脚答题,也能书写灿烂的人生。下面请王磊先生作介绍。

  2019-05-16 15:33:55

西安鸿鹰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单翼天使”残疾人互联网服务平台创始人王磊(张晗 摄)

  王磊:
  大家好,我是王磊,我来自陕西西安,是西安鸿鹰影视文化传媒公司总经理,也是我们陕西残疾人高端就业的发起人。我1岁的时候得了小儿麻痹,我18岁高中毕业的时候,当时也在找工作,但是由于身体的原因,很多单位不愿意接收。然后我作为本身骨子里的倔劲,你不接受我自己干,然后我就开始自学医学知识,自己开始从医学这块儿自行创业,经过了十几年的打拼,我终于在2005年创办了一家具有二级资格的医院,事业刚刚稳定,不幸又再一次降临到我的身上,我的儿子不幸得了孤独症,属于精神三级,我说老天爷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平?我本身是残疾人,给我这样一个儿子,又是残疾人,当时我确实垮下来了,但是我很快就振作起来,带着儿子四处求医,一边打理着我的医院,一边带着儿子四处求医。

  随着孩子长大,我也想给他找个工作,我发现,他在动漫上非常有天赋,但是很多动漫公司也不接受他。我又拿着年轻时的一股劲,于2004年成立了一家影视动漫公司,因为是外行,刚刚创办了公司,不到一年的时间,我这么多年的积蓄,全部都赔进去了。但是我不甘心,我这种不服输的精神感动了动漫行业的很多朋友,也感动了陕西省残联和西安市残联的朋友,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们又在2017年成立了一所专门针对残疾人高端就业的动漫培训学校。经过这几年,也经过大家的支持,目前我们已经培养出了126名员工,有50多名顺利参与到我们公司动画项目中。看到这么多残疾人能够实现他们的理想,能够有属于自己的岗位,我很感动。我希望通过我,能够带动身边更多的企业家来扶残助残,让扶残助残变成一种习惯,我们残疾人也会和大家一起努力拼搏,实现我们的梦。谢谢大家。

  2019-05-16 15:34:22

  寿小丽:
  谢谢王总。创业不易,而作为一位残疾人创业者,应该说所走过的路更加艰辛。王总用他的亲身经历告诉我们,一个人只要肯奋斗,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谢谢四位的介绍,我想咱们在座的各位记者一定有很多问题想跟台上四位进行交流,下面进入提问环节,还是在提问前通报一下所在的新闻机构。下面,我们就欢迎大家提问。

  2019-05-16 15:36:47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记者提问(张晗 摄)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记者:
  刚才听了各位的介绍,觉得大家确实非常优秀,也特别不容易,各位能不能结合自己的经历,对广大残疾朋友、包括青少年,最想说的是什么?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谈谈自己成长中一些值得分享的故事。谢谢。

  2019-05-16 15:37:14

  刘芳:
  我想说这样一句话,那就是读书吧,读书真的可以改变命运,你看现场的彭超同学他已经开始改变自己的命运了。我是贵州省阅读推广大使,每当在这样的环境当中,就会大声疾呼,一定要阅读,一定要阅读,一定要阅读!因为阅读会给你做知识储备,让你的人生越来越丰富,越来越精彩,阅读还会提高你的个人素养,让你做最好的自己。阅读可以让你跟一些智慧的思想进行交流,让你在面对困难和挫折的时候,有勇气和胆量走过去。这一点我的体会特别深,因为我自己就是个爱读书的人。很多人说,你都看不见了怎么读书啊?很多盲人软件可以帮助我们阅读,比如通过电脑点读,也可以通过手机听读,还有各种各样的读书机。在阅读的过程当中,不仅获得了力量,也给了我信心。而且在我上课的时候,即使我看不见,却依然可以把课文讲得特别精彩,在做心理辅导的时候也特别有底气,这就是阅读给我带来的好处。

  2019-05-16 15:38:44

  寿小丽:
  说得太好了,腹有诗书气自华。

  2019-05-16 15:40:33

  彭超:
  我想对像我一样的残疾青少年说,我们要大胆的迎难而上,首先在面对问题的时候,我们要尽量自己解决,而不是第一时间请求帮助。像我,一个人赶飞机、赶火车的时候去取票,很多的人想来帮我,我都会说“不用了,谢谢”,然后朝他们微笑一下,因为这些事情我是能做到的,我自己能做到的事情,我就自己做。走在大街上,我的背包突然掉到地上,我会直接坐在地上,然后用我的两只脚把背包捡起来挂在脖子上,我不会觉得丢人,也不会尴尬。我们要克服这些困难,要用我们自己坚定而强大的内心,用我们坚持而拼搏的勇气,去克服困难,去追寻我们的梦想。相信自己,我们也可以创造属于我们自己的奇迹。谢谢。

  2019-05-16 15:45:56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国广记者提问(张晗 摄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国广记者:
  曹老,您创办“天使知音沙龙”,通过音乐为孤独症孩子做公益,想问您,孤独症孩子们通过学习音乐有哪些改变?效果怎么样?

  2019-05-16 15:55:12

  曹鹏:
  非常感谢你提的问题。现在我们需要的就是多多向社会介绍孤独症。所以当记者朋友们提问题的时候,我就非常高兴,因为这样的话,我们可以趁此机会多向社会介绍。因为孤独症这个事情,世界上没有医疗的办法,我们去年举行了一个国际论坛,9个国家的专家在上海发表见解,没有任何的药,这是还没有解决的。但是他们看了我们用音乐改变他们,他们觉得很惊奇,他们说是罕见的奇迹。

  我们说,我们不是医生,我们只是想办法,因为我全家都是音乐家,我两个女儿都是音乐家,我夫人是音乐学院的教授,我的外孙也是搞音乐的,我们就是用音乐的能力来解决。我带来了一个字,跟大家分享。

  关于孤独症的事我可以讲三天三夜讲不完,十几年了,我们全家都在做,我们是个温暖的社会,一个温暖的城市,我们国家现在对孤独症赞助的力量非常大,我感谢中国残疾人协会、上海残疾人协会,还有中国儿基会。我现在成立了一个“爱·咖啡”基地,就是中国儿基会去年过来拿的牌子,给我设的奖。现在给大家看一个字,中国的老化字叫听,大家看,耳朵旁,底下一个王,可见耳朵就是人的“王”,老夫子很重视,旁边一个身体,下面一个心,也就是说,任何事情都是从耳朵到心里,耳灌心,耳通心,心好了就健康了,孤独症的耳朵是不听的,我第一次碰到他的时候,非常困难,他家长说,他有眼不看你,有嘴不讲话,有身体不碰你。现在我让孩子们上舞台演出,每次都会拥抱我。孤独症拥抱我,好像全人类在拥抱我,我非常感动。所以我每次演出都非常感动。而且,我刚才讲的成立一个城市交响乐团,主要就是做公益,做慈善,我们没有经费的,但是我们有社会的赞助,有上海市领导、市慈善基金会帮我赞助,有一家企业一直赞助我十几年。现在城市交响乐团,自己买最好的电音鼓、买竖琴、买低音提琴,都是我自己的力量。

  有一位美国专家,拍《雨人》电影的导演,还有美国基金会的主席,直接到上海,听了我的演出以后,直接到我家里跟我讨论。哈佛大学一个教授,孤独症专家,到了上海,我们请他作报告,他说我不能讲话,我听了你们的演出,你们已经颠覆了我们对孤独症的了解,他说你们才是作报告的。所以,这个“听”,我下面注了英文,耳朵的英文是Ear,我跟导演讲,Ear也是“王”,Ear旁边加一个H,就是“听”了,那边再加一个T,就变成“心”,我说你们英文和中文,虽然远隔万里,但是心是相通的,他听了以后非常高兴。而且我举例子给他,孤独症的孩子非常聪明,他们有特殊的天赋,你可不能告诉他你是哪一天生日,他会记住一辈子。城市交响乐团的人,只要问你哪天生日,他就记住了。我在上海,大家都叫我曹爷爷,中国人说儿孙满堂,我是儿孙满厅满院,孤独症的儿童都叫我曹爷爷,拥抱我。

  打开他们的耳朵,我训练他们节奏。孤独症的孩子很聪明,我训练他们看五线谱,他们已经看五线谱了,一遍两遍就背出来了,正常人背不出来。而且里面的和声、低音,我一个一个考试,都是对的。但是他们的节奏不行,他们的生活状态是很随意的,所以我刚才听刘芳老师讲,要学文化,我们专门给孤独症的孩子学文化,有了文化,才能提高他们的思维。所以我训练他们节奏,我画了一个节奏表,都要训练,叫他们吹同样的音,吹节奏,我用棍子在旁边指挥,叫他们看谱子,让他们练,这很枯燥,但是还是练了。我不断训练他们的节奏,他们很聪明。

  我也跟美国的专家讲了,我说我训练他们的节奏,我把节奏写下来,用节奏练,这张纸,美国的几个专家都给我签了字了,都是很好的纪念,他们带回去了。他们讲,他们写了美国的《雨人》得了奥斯卡奖,他带了奖杯到我家里,他说要写中国的《雨人》。中国现在已经变化很大了。

  现在我一直在呼吁的事情,就是办一个孤独症的专门学校,要学文化。现在我们是补习的,每次都给他们补习文化,请了特殊教育的专家,教孩子们很困难,我们一开始学音乐的时候,有的来了以后,头撞墙,有的来了以后就睡在地上,有的拿棍子教他敲打击乐,他敲我的背,我很高兴,他能敲我的背,说明他跟我好了,他能拥抱我,所以我们要懂得爱。我一直讲,大爱无疆,我们要有爱心,要有耐心,要尊重孤独症的孩子。别看他是孤独症的孩子,他懂得,曹爷爷对我好,我也对你好。要是谁讨厌他,烦了他,他远离你。孤独症的孩子很聪明,但是他们的家长很痛苦。

  有一次,孤独症的家长叫他们发言,我接触孤独症的事情已经12年了,大概2年左右的时候,叫他们发言,我演奏《圣母颂》,演到一半的时候,全场观众都在掉眼泪,我也在掉眼泪,我一生指挥这么多场音乐,那时候我停下来了。一个孤独症家长讲,现在社会没有人理解我的孩子,我不能带他出去,我带他到商场,商场说你这个孩子这么坏,拿了东西就扔掉,因为孤独症的孩子不知道,孤独症的孩子不知道这个水烧开了,他没有烫的感觉,他不知道这是煤气,家里人都非常小心,他不知道这是刀会把自己我的手砍了。所以孤独症的孩子家里非常痛苦。有一个人工作,一个人一定在家里,24小时陪着他们。这个家长讲,我要走了,一定带着他一起走,因为没有人理解,我们全哭了,全感动了。

  所以,我们要多宣传孤独症的事情,让全社会来关心、爱护他们。我感谢我们今天在座的记者们,感谢我们中国的慈善基金会、上海的慈善基金会,包括儿基会,在大力支持我做善事的工作。我也借此机会感谢上海城市交响乐团,我现在有至少五千个志愿者在那里排着队等着做我们的工作。谢谢大家!

  2019-05-16 15:55:42

  寿小丽:
  谢谢曹老,曹老讲得非常动情。有人说音乐是治愈心灵的良药,相信对孤独症也一样。下面继续提问。

  2019-05-16 15:55:51

光明日报记者提问(张晗 摄)

  光明日报记者:
  彭超同学,你两次高考都达到了重点大学的录取线。在2016年的时候,你在《中国诗词大会》上力压群雄,取得了第一位擂主。你一路走来都是用双脚完成的,都特别不容易,你有什么特别难忘的经历或者经验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吗?谢谢。

  2019-05-16 15:56:29

  彭超:
  我被电打到以后,双臂都截肢了,必须要谋一条生路,那么就要练好我的脚。我的爸爸妈妈一直陪着我,先把我的脚练会了。我以为练会了之后,就可以这样平平淡淡地过了。谁知道上了学,还遇到很多很多的困难,我遭受了很多的打击。在我一年级的时候,我每天晚上都是以泪洗面,那一段经历特别难忘,但我熬了过来。

  二年级开始,面对这些困难,我都咬着牙把它战胜掉、克服掉。我周末都在学习,还有下课的十分钟都舍不得浪费,我就坐在我的位置上,把书拿出来看,把作业拿出来做。包括早上起床,我都会提前五十分钟起床,提前二十多分钟到教室预习。就这样,每天我都能比别人多出两个小时的时间学习。如果有什么值得分享的经验,我觉得就是高效利用时间,勤奋刻苦,在别人玩儿的时候学习,总有一天能超过他们。

  我参加《中国诗词大会》,完全是因为高中的时候被《声声慢》那首诗打动了。就像我刚才介绍的那样,我闲下来就会品一品古诗词,日积月累的多了,就慢慢有点实力了。谢谢。

  2019-05-16 15:57:47

中国日报记者提问(张晗 摄)

  中国日报社记者:
  刘芳老师您好,刚才通过您的分享,我们能感受到,您非常享受心理辅导老师这份工作。请问在您的工作过程中,有没有印象比较深刻的一些经历,能跟我们分享一下?谢谢。

  2019-05-16 16:02:24

  刘芳:
  这个问题问到点上了。因为做心理辅导以来,我觉得农村的孩子很需要关怀,心理健康特别重要。但是在成年人看来,很多事情都鸡毛蒜皮的,可是对于一个孩子来说,都是天大的事情。我们经常听小孩子说“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所以在他们看来很多事情他们都过不了那个坎儿,所以我对孩子们提出的任何一个问题,事无巨细,都把它当做最重要的事情去对待。所以一路走过来,很多孩子很信任我,我也被他们的一些经历所触动,就想应该努力帮到他们。这个过程当中,如果用“最”来概括的话,真的不能这么说,因为每件事情都很重要。

  我记得六七年前,有个小李同学,他当时读初一,是个住校生,特别天真可爱,每次去他们班上课的时候他发言特别积极,你知道的,小孩子像猴子一样的,一跳一跳的,所以特别能引起老师的注意。可是那一年,初一第一个学期读完之后,过春节,他们一家人自驾回老家过年,路上遇到车祸,他眼睁睁看着妈妈倒在血泊当中失去了生命,所以这个打击对他来说特别的重,新学期开始的时候,班主任找到我,说刘芳,我们班有个孩子就变了,成绩一落千丈,脾气变得特别暴躁,不愿意跟别人交流,一提到妈妈、母亲这样的字眼就很生气,很愤怒,还喜欢动手打人。后来他爸爸打来电话说,刘老师听说您是做心理健康的,我这个孩子怎么变了?以前一回来就跟我讲学校的事情,现在一回来,书包一丢就进了卧室,怎么都不肯出来。除了吃饭和上厕所。我想这个孩子应该得到帮助了。但是你知道,做心理辅导,不能把孩子拎过来说你不太好,你不开心啊,那是不行的,不能给孩子贴标签,所以我要找一个切入点。后来我去他们班上课,上完课以后我说,小李,你可不可以送我回办公室,因为学生特别喜欢给老师帮忙,他说好的,于是他就跟我回办公室,到办公室我说,坐一会儿呗,他没有说话,就坐在那里,我就顺着办公桌,顺着墙壁,摸到沙发,然后摸到一个小小的身体,我就蹲下来,握着他的手,我说宝贝儿,您平时不是特别喜欢跟我聊天吗?今天想不想说点儿什么?没有声音,我说你不喜欢我了?跟我聊聊天呗。我就听到一个很小很小的声音传过来,他说我不想说话了,从今往后我都不想说话了,你不知道吗?我没有妈妈了。我说我知道,他的手在颤抖,他的身体在颤抖,我握着他的手说,没有任何人有任何能力能帮你妈妈从死神那里要回来,我们都做不到。但是,如果你的妈妈在天有灵,她希望看到她的孩子也跟别的孩子一样健康快乐的长大,是吧?包括我也希望看到。他就点点头,感觉他在点点头。我就说,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可不可以在学校里做你的妈妈?我就觉得他颤抖的更厉害了,然后他很激动地说,真的吗?你的意思是说你愿意做我的妈妈?我说我愿意。所以从那时候,我给自己孩子买东西的时候,就给他买上一份。去他们班上课的时候,他都特别骄傲地来接我,骄傲地向全世界宣布,我是有妈妈的,刘芳老师就是我妈。

  所以我觉得,做心理辅导,我们不要讲太多的技巧,有时候就是爱的陪伴,你给他一句话,一个坚定的目光,你就可以做到心理辅导。这个孩子后来去体校去培训,他学的是拳击。有一天他给我打电话,他说刘老师,妈妈,你知道吗?学拳击特别苦、特别累,而且特别痛。可是我一想到你,想到天上的妈妈,我觉得我都能够忍。听了这句话,你是不是觉得一个小小的男子汉在长大,而且在接受一些生活的挫折。我想这就是让我感动的地方。其实这样感动的事情特别特别多,今天不能一一的说。但是我想,这些人生经历将来都会变成很多故事,讲给其他孩子听,讲给其他家长听。什么是教育?就是爱。什么是爱?就是陪伴。谢谢。

  2019-05-16 16:03:04

  寿小丽:
  谢谢刘老师,分享了一个非常真实也是非常温暖的故事。刚才在休息室的时候,刘老师有点紧张,她说今天在现场会不会有记者向我提问啊?如果有记者向我提问的话,我就把我的书送给他。所以,中国日报的记者,一会儿刘老师将把她的书送给你。

  2019-05-16 16:05:25

大公报记者提问(张晗 摄)

  大公报记者:
  王磊代表介绍自己经历的时候,提到他自己的影视动漫公司是“残疾人+健全人”的融合团队,运营这个团队有什么经验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2019-05-16 16:07:38

  王磊:
  好的。刚才我给大家介绍的时候,第一,我是个残疾人,然后我又是一个残疾孩子的父亲。实际上,我从18岁以后,从学校出来后,我自己很排斥我是残疾人,我不认为我是残疾人,所以我的朋友,包括我的合作伙伴,全部都是健全人。所以,我完全是以一个健全人的心态在做我自己的事情。

  刚才我说到了我的孩子,他是孤独症,所以我又是一个残疾孩子的父亲。我不但了解健全人,更了解残疾人,在45岁以前,我和“残疾”两个字完全是绝缘的,我不愿意碰这两个字,但是为了孩子,慢慢我才跟残疾打交道。正因为这个前提,所以我们要做高端就业,残疾孩子很多不清楚,我们需要一些健全人带动他们,因为动漫行业是个高端行业,他们很多人对动漫不了解。像这些孤独症的孩子,包括肢残的、聋哑的孩子,他们都非常有天赋,非常聪明,但是他们缺乏的是大家的理解。这样一种偏见就把他们驱之于门外了,所以我们开始慢慢建立了融合式的团队,最初是健全人带残疾人,经过两年的时间,现在已经变成了“残疾人+健全人”。目前我们模型材质组,残疾人已经占到70%,健全人占30%。作为残疾人,他非常珍惜这样的工作机会,也非常努力。同时,健全人跟他们在一块儿,又被他们的拼搏精神感动,这样就形成了你争我上的感觉。他们都拼着做,对公司各方面都是非常好的。残疾人非常优秀,相互带动,他们在团队中得到了成就感。健全人和残疾人如果能够相互理解、相互支持,完全可以携手做任何事情。

  2019-05-16 16:11:04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提问(张晗 摄)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记者:
  彭超同学,你是从小遭遇不幸,失去了双臂。但是我们也看到你还是取得了非常突出的成绩。我们想知道,除了你自己的努力之外,你周围的人在你成长过程中还提供了哪些帮助?跟我们讲一下。

  2019-05-16 16:12:21

  彭超:
  在我的人生道路上,有特别特别多的人给了我帮助。我初中的时候,打饭不好打,因为饭盒两只脚不能端,只能坐在地上端,又走不了,所以只能求我的同学帮忙,他们会很耐心地帮我打饭,每天都帮我打饭。我的老师也给了我很多帮助。包括我高考毕业了,我们县政府多次到我家里慰问我,而且我上大学的电脑都是县政府送的。我在大学里面,我的大学老师给了我很多机会发展自己、提升自己。而且四川大学把寝室和厕所进行了改造,本来是上床下柜,但是他们改造之后,就把下面的柜子去掉了,把床降下来,然后在另一个地方放了我的书桌,这样就方便我的学习生活。还有厕所,他们也进行了改造,这样更方便我自己洗澡。还有食堂里面,食堂阿姨每天都会帮我打好饭,端到外面的桌子上。包括我宿舍里面的室友,他们会帮我做一些日常生活中的小事,像挂蚊帐、拍蚊子,还有挪动凳子、桌子等等,是他们的关心与帮助我才一直顺利地走到了今天。谢谢。

  2019-05-16 16:12:37

经济日报记者提问(张晗 摄)

  经济日报社记者:
  我的问题同样想提给刘芳老师。因为我们觉得,正常人失去光明是难以承受的,您当时坠入到黑暗当中,是怎样走出黑暗,克服困难的?是否得到了他人的帮助?

  2019-05-16 16:24:28

  刘芳:
  是的,无数次有人问我这样的问题,你是怎么走出来的?我觉得,我的确是熬出来的,而且我的眼病不是一夜之间伸手不见五指,是慢慢地用了10年的时间滑入了黑暗的深渊。我想每一个遇到变故的人都会有同样的心理历程,包括彭超,包括杜富国,这几天我和杜富国交流得比较多,他也经常问我,老师,你是怎么走出来的?我要回答他,也要回答在座的各位,一些心路历程必须要经历,你才会成长。遇到这样的变故,肯定会拒绝承认这样的现实,还有无助,很悲愤,觉得世界很不公平,意志消沉,觉得自己真的是活不下去了。最后,其实也是最关键的一个阶段,就是接受自己,你必须接受自己的残缺。其实没有哪个人是完美的,但是我们一直都在追求不一样的完美,包括我们残缺的人。我觉得我是个很重感情的人,所以亲情、友情、爱情、恩情给了我足够的支撑。1997年我查出患了视网膜色素变性,医生告诉我不久的将来就是一个盲人,很快就会看不见,我想任何一个人不可能很大气很坚定地说我不怕、我勇敢、我乐观,不是的,都会很绝望、很沮丧。但是那天我检查完身体回到家里,推开家门的时候,我看见是父母劳累的身影,我看见是丈夫疲惫的身体,还有我8个月大的孩子。一个8个月大的孩子,他居然自己从摇篮里面坐起来,因为他一天都没有看到我了,他看到我的时候,给到我的就是灿烂的微笑,因为我是一个母亲。所以我想,亲情可以打败的,什么都拦不住。

  当然,还有友情,包括到现在,今天我带来了赵亦名(音)老师,她牵着我,她说她是我的1/20,因为我有20个闺蜜,有不同的功能,可以去到不同的地方,带我做不一样的事情,让我生活无忧,让我工作很顺利。当然,还有一种叫恩情,有的人说,师恩难忘,感谢那些教过我们的老师。是的,我也要感谢我的学生,因为只有学生接受了我这样残缺的老师,才给了我一个比较完整的人生。我们学校建了一个广播站,在我看不见以后,我想声音可以给每个人力量和指引,所以我创办了校广播站。我的站长有一天找到我说,刘老师,我可我冒昧问你一个问题吗?我说可以的。刘老师,你换了角膜是不是就可以看见了?我说不能,因为我的角膜是好的。他说那到底怎么才能看见呢?我说我是视网膜坏了,要换只能换眼球了。其实我是开玩笑的,可是他抓住我的手,很认真地跟我说,刘老师,我可不可以捐一个眼球给你,这样我看见你的时候,你就能够看见我,你都不知道我长得多乖多可爱,这个故事就告诉我,其实每个孩子都是善良的,每个人的内心都是善良的,人之初性本善。所以你如果想问我,我如何走出我的困境,走出我的人生深渊,我热爱生命,甚至我现在开始热爱黑暗,那是因为有这么多情感的支撑。我觉得,面对困难、苦难,我无坚不摧。谢谢。

  2019-05-16 16:25:07

  寿小丽:
  谢谢刘老师,讲得太好了,作为母亲,听刘老师讲的这一段非常感动。刘老师的这种自强不息的精神,是我们这个社会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在咱们见面会的最后,不知道四位还有什么要跟记者朋友们说的?

  2019-05-16 16:26:09

  曹鹏:
  我补充一点,欢迎大家到上海的时候,有机会到我们“爱·咖啡”这个地方看一下,去喝一杯咖啡,这里没有价钱只有爱心。在这里,我们专门请孤独症的孩子训练烧咖啡、制作咖啡。这里的咖啡、牛奶,甚至咖啡机,都是赞助的。这个地方是静安区区政府赞助的,在静安区的文化宫,所以请大家去的时候,能够到“爱·咖啡”。已经有五千多人在排位,但每天只能接待20多位。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孤独症的孩子怕吵。我们的目的就是要用音乐来感化他们,我用大乐队给他们伴奏。孤独症的孩子一生永远依靠着妈妈,依靠着别人,现在我们要让他们独立,要让他们服务于社会,所以这个基地是中国儿基会授牌的,叫“爱·咖啡”实践基地。为什么叫“爱”?AI中文就是爱的意思,另外Angel是天使的意思,Autism是孤独的意思,所以是“爱·咖啡”,欢迎你们到上海。谢谢。

  2019-05-16 16:27:33

  刘芳:
  我想借彭超来说,每个孩子都有梦想,在座的各位,像这样的孩子,我们就应该做他的翅膀。像我这样,我想飞,因为我是个有梦想的女人,我想飞的时候,我希望在座的各位都是我翅膀下的风。我的这个小说一直在做义卖活动,我义卖的资金里面,成为“刘芳助残助学基金”,我提供了十几个孩子的学习经费,让他们完成初中学业,而且我还帮助两位高位截肢的孩子安了假肢。

  其实世界是公平的,世界对每个人都是敞开的,包括残疾人。我们作为残疾人,我们四位都不认为自己是特殊的人群,我觉得我们都应该值得尊重,但首先我们要有被别人尊重的理由和资格。谢谢各位。

  2019-05-16 16:29:56

  王磊:
  感谢大家,我今天还想说一句,希望大家在了解、帮助我们残疾人的时候,能够懂我们残疾人,知道残疾人真正需要什么。对我们能够自食其力、有能力的残疾人,更需要的是公平的竞争,是平等、尊重,没有歧视,一视同仁,这是对残疾人最大的帮助。我希望通过今天的场合,大家能够和我一样,更多的去帮助、扶助残疾人、懂残疾人,让这成为一种好的习惯。西安是个有魅力的城市,欢迎大家到西安作客,谢谢!

  2019-05-16 16:30:27

  寿小丽:
  谢谢王磊先生。今天的见面会就要进入尾声了。在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我们台上四位嘉宾和大家一起分享了他们自强不息、不惧坎坷、追逐梦想的故事,他们对生活充满了热爱,他们对未来信心满怀。我们党和政府高度重视残疾人事业的发展,习近平总书记曾经说过:健全人可以活出精彩人生,残疾人也可以活出精彩人生。我们每个人都要珍惜生命,追求健康,努力创造无愧于时代的精彩人生。

  再次感谢四位与我们分享人生的真谛与美好,也感谢大家对残疾人群体的关心和关爱,也更呼吁全社会都能进一步弘扬扶残助残的良好风尚,为残疾人实现人生价值、创造美好生活提供更多更好的机会和条件。愿大家以后的日子越来越好,路越走越宽,生活越来越幸福,也祝我们曹老健康长寿。今天的见面会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大家再见!

  2019-05-16 16:3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