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回信留言

首页>新闻发布>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2015年08月24日>地方动态
30位老兵“口述史料”入藏抗战馆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 www.scio.gov.cn   2015-08-24   来源:北京青年报
  

抗战馆播放抗战老人口述视频 (摄影 袁艺)

  2015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8月19日上午,湖北日报传媒集团将30位抗战老兵“口述抗战”影像史料捐赠给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其中,有不少“口述”战争资料属首次发现。

  这批捐赠史料里既有参与抗战的老兵口述战斗岁月,也有见证抗战的普通民众回忆战乱年代,内容涉及淞沪会战、武汉会战、长沙保卫战、松山战役、缅甸战场等中国抗日战场一系列重要战役。值得一提的是,许多战争资料是首次发现,对于全面研究中国抗战史具有重要价值。

  据介绍,这些史料来之不易。2014年7月7日,湖北日报传媒集团发起“抗战口证大抢救”全球征集活动,以“口述历史”的形式,用文字、图片和视频,记录珍贵的抗战记忆。活动推出后引起社会强烈反响,共征集“抗战口证”抢救线索数百条。一年多时间里,湖北日报传媒集团组织采访报道了100多位抗战老人,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并从中选取了30位抗战老人的音视频,制作成全媒体纪念册,作为“口证”史料。

  整个影像史料长约4小时,分屠杀、烧杀、奸辱、反击、胜利等五大部分。其中,有关日军侵华的暴行令人发指。抗战八年,打了六年仗的老兵夏远旭说:“敢死队员在自己身上绑着炸药,导火索就握在手上,到战场上炸毁一辆日军坦克,也炸死一个坦克兵,一个换一个。我小哥就是这么死的。”

  老红军乐志雄回忆说:“鬼子将三岁孩童用刺刀挑死,刺穿幼儿尸体,举在枪头刺刀上。”抗战老兵雷永发记得,每次鬼子一进村都会引起骚动:“哪个女人不爱漂亮?可是那些女孩子在家里,听见鬼子来了,就把锅烟子往脸上抹”。战地记者李大年说:“有一天我出城突然看见城头上吊着个人头,往下滴血,这种吊人头我亲眼看见的就有两三回。”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副馆长罗存康表示,这些都是珍贵的第一手资料,是抗战馆在内容和收集方式上的一次突破。各地以往在对侵华日军暴行的佐证和控诉上多以物证为主,在口证上还没有系统地收集,这批第一手的史料填补了口证收集的空白。抗战馆将好好收藏这些史料,让其发挥应有的作用,激励更多的人为民族复兴贡献智慧和力量。

  据悉,今后广大市民可以直接在抗战馆通过现代化的音视频技术,对抗日战争有更直观的了解。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多年来不断接受各界捐赠抗战资料和文物。从2014年7月7日至2015年8月19日,该馆共接受社会捐赠图书1321件,口述资料、地图资料复印件、照片复印件、书信、手稿等非书资料30件、光盘35张,包括线装书局捐赠的《日本涉华密档》系列图书12册;抗战爱国将领后人牟广丰捐赠描绘中国人民全面抗战的全长805米、宽2米国画《浩气长流》一套,整个画卷按真人比例实录历史人物838名。

  新闻内存

  部分老兵口述历史实录

  1.黄埔老兵忆长沙会战:拼刺刀手刃三敌

  郑贵玉,1920年出生,湖北长阳人。1938年从军,入79军补充4团。1939年保送黄埔军校学习,任国民革命军79军98师293团2营6连少尉排长。

  1941年参加长沙会战。郑贵玉回忆说:“部队驻扎在岳麓山附近。白天,我和战友穿着老百姓的衣服,装扮成卖香烟、卖水果的小贩或是买菜的市民混进长沙城刺探军情,摸清楚了城内的火力布置。晚上,便与日军进行游击战,骚扰敌人。”
 

 攻城的那天晚上,郑贵玉所在部队顺利地摸进城,打掉了日军的哨岗,掐断了全程的照明电线。“那天真是杀红了眼,枪战了很久,枪膛打得发烫。子弹没了,我们就和鬼子拼刺刀。我亲手捅死了三个鬼子,真是解气啊。”

  2.驼背乡亲被鬼子羞辱割背上突出的肉

  房启先,出生在钟祥刘府大庙溜子集,曾是新四军第五师的通讯兵。1939年房启先加入新四军第五师,在部队担任通讯兵。现年93岁的他回忆起日本鬼子的种种恶行,还气得直发抖,“日本鬼子坏事做尽,我恨不得喝他几碗血。”

  有一次,房启先受命传递情报。当时日本鬼子正在柴湖边扫荡,情急之下,他把用胶纸包好的情报含在嘴里,潜入水中,只露出两个鼻孔出气。在水里泡了两天两夜后,上级派人找到他时,他已是奄奄一息。

  在一次赶集中,房启先的乡亲中一位驼背的老人引起了日本鬼子的兴趣。鬼子将驼背老人的衣服脱掉,嘲笑老人背上突出的肉,还说要将老人的驼背一块一块割掉。割下一块肉后,驼背老人疼得满地打滚,向日本鬼子连连跪地求饶。鬼子都大笑起来,将这位老人羞辱够了才放他离开。

  3.日本兵把大小便解到老百姓锅里

  李贤林,湖北省荆州松滋市南海镇人。1943年11月,不满14岁的李贤林自己报名参军,加入国民革命军86军67师201团2营迫击炮排,成为一名炮兵,驻扎长阳。

  李贤林说,日本兵一进村子,老百姓都吓得逃命去了,家里的粮食这类笨重物资,来不及隐藏。日本兵翻出来就装进自己的布袋里,当作军粮。“驻扎在老百姓屋子里的日本兵,临走时,把大便小便都解到老百姓的灶台上甚至锅里。”李贤林介绍,松滋地区的沙道观镇米积台附近,有一个村子里修了一座专门榨油用的屋子,屋里有一个很大的木桶,专门用来装榨好的油。一个连的日本兵在这个村子里住了一天,全连士兵都把大小便拉到这个老百姓用来装油的大木桶里。(记者 赵婷婷)

[责任编辑:康小兰]
相关链接>>
  • 陕西省向抗战老战士老同志再增发补助3000元
  • 研究表明 抗战时期日军造成铜陵人口伤亡5001人
  • 山西:“太原集中营”幸存者后代立“俘殇”碑
  • 河北举行抗日根据地史料汇编首发式暨座谈会
  • 辽宁:大量日伪时期地质资料见证日本资源掠夺罪行
  • 河南老人拟捐赠日本侵华史料 让其发挥更大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