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回信留言

首页>新闻发布>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2013年07月02日>相关报道
中老缅泰“平安航道”四国联合扫毒行动纪实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 www.scio.gov.cn   2013-06-28   来源:公安部网
  

    “金三角”,这是主宰今天世界鸦片、海洛因市场的主要产地。从“鸦片将军”罗兴汉到“世界毒王”坤沙,再到后来的横行湄公河的大毒枭糯康,他们都曾在这片土地建立起了自己的毒品王国。此外,大大小小山头林立的武装贩毒集团数不胜数。而无一例外,他们都将湄公河当做大肆贩卖毒品的重要通道。

    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刘跃进表示,流入中老缅泰四国的毒品基本来自“金三角”地区,相当大比重是通过湄公河水域,湄公河已成为毒贩眼中的“水上通道”。

    为了有效应对湄公河流域愈发严峻的毒品犯罪形势,进一步遏制“金三角”地区毒品来源,今年三月初,公安部党委责成禁毒局与老、缅、泰警方反复就在湄公河流域开展联合扫毒行动,进行了密集的交流、研究和协商,最终达成共识。一场中老缅泰四国联合开展的扫毒行动风暴般席卷湄公河上空。

    8名联络官坐镇指挥中枢

    情报交流反馈时间大幅缩短,37起案件被定为目标专案重点督办

    五月的骄阳炙烤着西双版纳,偶尔几阵椰风却难抵空气中的燥热。在联合指挥部内,四国有关联络人员正在针对近期毒品案情进行紧张的分析交流。

    从揭牌那天起,这个面积不足六十平米的空间就变成了指挥四国缉毒部门开展情报交流、协调专案、联合执法的大脑中枢。每天,大量的案件线索在这里交流汇总,各项行动指令从这里发出,传递给每个行动的神经末梢。

    记者注意到,指挥部内的墙壁上张贴着湄公河航道滩涂示意图和湄公河流域的地形图,圆桌上面分别摆放着四国国旗。

    按照约定,中老缅泰四国禁毒部门分别从本国禁毒系统选派2名经验丰富的禁毒人员常驻于此。为了方便交流,中方为三国联络官配备了专门的翻译。

    联络官的主要职责是负责与本国执法部门的沟通、开展情报交流和案件协,协调执法部门开展扫毒行动,同时,督促本国主管部门及时汇总报送战果等事务。

    从早晨9点钟起,他们一天的忙碌就开始了。“行动期间,各国联络员保持24小时热线联系,及时交流互涉的情报线索、通报各国在行动期间破获的大要案件,每周要把战果进行汇总。”作为联合指挥部中方工作组负责人,公安部禁毒局处长兰卫红从行动开始至今就一直奋战在这里。

    通过四国联合指挥部搭建的平台,四国在信息情报交流上更加便捷顺畅,以前必经的中间环节程序大大压缩,办案效率的得以极大提升。

    “这项机制是我们落实湄公河执法安全合作机制的一次创新,成效非常显著。以前,我们要了解一个跨国犯罪案件的案情通常要通过中央主管部门发函的形式传给他们,他们收到后还要翻译、报批、再落实,反馈回来快的一、二周,慢的超过一个月。现在,一两天时间就能反馈回来。这种互利共赢的机制,对联合打击跨国毒品犯罪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兰卫红说。

    老挝公安部警察总局禁毒局办公室副主任文平同样认为:“通过这种机制,大家相互沟通联系起来更为方便,各方面情报交流也比之前顺畅得多,查获的毒品数量大幅度提高。”

    “速度快,成效高”,对于中方在打击毒品犯罪方面的专业能力和水平,文平深为赞赏,“尤其在获取相关情报方面,通常我们还没有掌握的情报,中方已经掌握,而且更加具体准确。”

    在这个临时的组成的大家庭里,虽然大家语言沟通存在一定障碍,但是对于打击毒品犯罪的决心和态度,几国禁毒人员却高度的一致。

    在行动开展的一个月时间里,行动指挥部频频举行联合案情分析会、情报交流会、重点毒情分析会和重要战果通报会,各方通报重要毒品犯罪案件11起、核查重大涉毒犯罪嫌疑人信息14件、相互传递缉毒情报线索36条。

    在四国搭建的联合指挥机制下,四国缉毒行动有条不紊迅速展开。老挝公安部部署波乔省、南塔省等湄公河沿岸地方分支机构加大警力投入,强化毒品查缉工作措施。对于大其力县散布村滩头至“金三角”码头缅甸一侧这一毒品重灾区,缅甸中央肃毒委员会根据收集梳理的情报,部署大其力军方和警察采取联合行动,重点整治。而泰国中央肃毒委员会则动员泰军队及湄公河流域7个府的执法力量,进一步加大对湄公河沿岸一线贩毒活动的打击力度。

    与此同时,我国15个省(区、市)的公安禁毒、边防等部门全力开展打击涉及老挝、缅甸、泰国及云南的跨国毒品犯罪案件,对重要贩毒在逃人员进行全力追捕。对于涉及老挝、缅甸、泰国的37起重大毒品犯罪案件,公安部将其作为首批联合扫毒行动目标专案进行重点督办。截至目前,案件已成功破获7起。

    各国联络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纷纷表示,开展一个月的所取得成效已经远远超出预期,联合扫毒行动在朝着预期方向稳步推进。

    “3·19”行动打响扫毒第一枪

    逆流而上躲过险滩与暗礁,驾驶舱外甲板下查获逾半吨毒品

    搬开压在上面的摩托车,掀开夹板,填充着不明物体的编织袋裸露在了庞卫华在眼前,透过一股奇异的香味,他断定里面装的就是毒品。

    5月16日,云南省关累码头,作为3月19日中老两国联合行动破获一起重大跨国贩毒案件的前线指挥官,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水上支队参谋长庞卫华向记者回忆起了当天搜获毒品的难忘情景。

    案件最早追溯到去年11月,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公安禁毒部门根据情报,发现一个长期利用湄公河进行大宗毒品贩运的跨国贩毒集团。该集团组织机构严密,活动范围遍及缅甸、老挝、泰国交界的湄公河“金三角”水域,有多次组织大规模毒品贩运的犯罪事实。据专案组人员介绍,每次贩运的数量可以以吨计。

    苦心经营长达5个月之久,今年3月,中方禁毒部门终于等到了机会。据情报反映,该集团近期将会有大宗毒品贩运,初步推算有将近一吨。从3月3日起,毒品已经分批悄声运抵缅甸梭累码头附近。

    获得消息后,公安部部禁毒局与边防局、国际合作局、云南省公安厅及公安边防总队立即组成联合专案组,赶赴西双版纳部署案件侦办,同时,另外一支工作小组已经把触角延伸到了境外。”

    就在19日这天早晨,毒品被连夜装运上“晨宇”号货船后向湄公河下游地区驶去。专案人员判断,毒品极有可能经老挝水域,运往泰国境内分销。

    位于老挝波乔省境内的孟莫码头是湄公河执法安全合作机制建立后,中方援建老方的一个联络点所在地,也是这艘贩毒船只必将经过的地方。这个联络点无疑可以为拦截涉案船只提供很大便利。

    前方工作组随即部署云南公安边防总队与老挝波乔军区协调启动联合巡逻执法合作机制,准备在此水域将目标船拦截。当日下午,中方工作组与波乔军区司令坎山共同赶赴孟莫,部署具体拦截事宜。为防止走漏风声,保障行动万无一失,行动信息老方只有坎山司令一个人知道。

    一张大网就这样在湄公河上悄然撒下。

    然而情况的发展多少还是出乎了专案组的预料。下午4时许,按正常情况本应抵达孟莫的目标船只却因为水位下降被迫搁浅在了距离孟莫约60公里处的孟巴里奥水域。

    “湄公河流域贩毒集团关系复杂,贩毒分子极为警觉狡猾,如果坐等到天黑的话,所有毒品极有可能转移分散。”常年和毒贩打交道,庞卫华对毒贩狡猾秉性深有了解。必须赶在天黑之前,想办法赶到事发水域,对涉案船只进行拦截,工作组反复研究后认为。

    然而孟莫点的交通装备情况却让工作人员皱起了眉头。联络点只有一艘执法船和4艘摩托艇。摩托艇年限已久,最远航程不超过18公里。并且,这一带水流湍急,暗流涌动,水中常有暗礁险滩,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艇毁人亡。

    机会稍纵即逝!工作组最终做出了派巡逻人员沿河流逆行而上拦截目标的大胆决定。迎着湍急的江水,伴随轰鸣的马达声,全副武装的中老双方共40余名执法人员乘坐执法船只和摩托艇向孟巴里奥疾驰而去。

    60公里水路,他们航行了近3个小时。在成功锁定目标后,四艘摩托艇从不同方位围拢过来,船主蒋某等5名犯罪嫌疑人相继被控制。随后,执法人员开始对船体进行仔细搜查。然而,执法人员前前后后搜了很多遍,毒品却难觅踪影。

    “难道情报有误,还是毒品转移了?”脑中虽闪现过这种念头,庞卫华和战友们却没有放弃搜查。

    在继续搜查的过程中,庞卫华的目光落在了驾驶舱外的甲板上,只见甲板上停靠着一辆摩托车,还有一条的大型犬拴在旁边狂吠不止。根据直觉,他判断下面定有蹊跷。

    掀开甲板,眼前的一幕让他震惊了,包装成一袋又一麻的冰毒片剂就隐藏在里面的夹层内,总重量达到579.7公斤。至此,“3·19”案件成功收网。

    这起特大跨国贩毒案的成功侦破打响了四国联合扫毒的第一枪,极大地振奋了民警的精神。

    接下来一个多月时间里,在联合指挥部的协调指挥下,捷报相继传来!截至目前,四国共破获涉湄公河流域毒品犯罪案件560起,抓获包括犯罪嫌疑人812名,缴获海洛因、冰毒、鸦片等各类毒品共计1931千克。

    四国联手成就警务合作范本

    紧密合作彰显巨大威力,湄公河开启打击毒品犯罪新纪元

    湄公河毒患由来已久,近年来犯罪形势愈发严峻。根据国家卫星遥感监测和调查显示,云南境外金三角地区罂粟种植面积经多年替代种植等努力,由早年种植70余万亩,下降到2007年的27.9万亩。但随着种植地政局和国际毒情变化,2008年罂粟种植反弹为33.89万亩,2012年为60余万亩,2013年还有上升势头。

    据兰卫红介绍,流入中老缅泰四国的毒品基本来自“金三角”地区,仅中国境内90%多的海洛因来自“金三角“,相当大比重是通过湄公河水域。

    然而现实中,由于各国执法力量有限且分散,执法区域受限,跨界打击毒品犯罪面临主权约束、司法障碍等多重影响,湄公河区域毒品犯罪高发势头未能得到有效遏制。

    因此,四国联手、互相协作从而遏制湄公河流域毒品愈发严峻的形势,成为摆在湄公河流域国家面前的共同任务。

    “毒品给沿岸各国都带来了深重的灾难。泰国作为毒品的重要中转站,每年在湄公河上都会缴获几百万粒的冰毒片剂。”泰国国家肃毒委员会办公室曼谷行动组组长塔萨蓬·瓦塔纳亚贡对记者表示,湄公河作为一条国际水域,流经多个国家,毒品犯罪呈现出极大的跨国性质,完全由其中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实现对毒品犯罪的有效打击。

    “合则共赢,分则两立,”这是中国的一句老话,也是缅甸的一句名言。曾在中国留学多年,对中国文化有着深刻了解的文平对记者说:“多年来禁毒合作的实践证明,四国只有密切沟通、协调一致、务实合作,才能有效应对本区域毒品问题的复杂形势和严峻挑战。”

    基于这种共识,四国之间在打击毒品的各个环节,都展现了高度的团结协作、默契配合。合作从分享情报延伸到联合行动,特别是在“3·19”案件中多国之间的紧密协作体现最为明显,中老两国为跨国打击毒品犯罪做了一个极佳的示范。文平对记者说,通过坚实的合作,四国联络人员之间建立的深厚的友谊,“我们平常都已经习惯了‘兄弟’‘哥们’的称呼。

    合作不仅体现在国与国之间,还体现在国内多警种,多部门,多省区市之间的密切配合上。这次联合扫毒行动,中国参战省份达到15个,涉及禁毒、边防、武警等多个警种。

    “我们要求重点省份涉及到边境地区的案件都纳入到‘平安航道’联合扫毒的行动中来,共同研究协调指挥。”兰卫红认为,这对于内地了解边境地区的贩毒活动和毒情形势,加强边境地区和内地省份合作的一个很重要的平台

    针对“金三角”毒品入境特点,各参战公安机关进一步加大对毒品的公开查缉力度。如云南省部署边境地州公安禁毒、边防部门在重点口岸通道、山间小路以及省际、城际公路设立固定和流动查缉站点,形成横向到边,纵向到底,辐射西南边境一线的立体化查缉网络;广西、重庆、四川等地则针对重点陆路、机场、物流渠道,加强情报信息工作,增加查缉站点、力量和装备,严密查缉措施,堵截“金三角”毒品内流。

    密切合作彰显的威力的在四国联合扫毒行动中显露无遗。据兰卫红介绍,中老缅泰联合扫毒行动在湄公河流域掀起的缉毒风暴对该流域贩毒活动起到极大的震慑作用。有关数据显示,近期,湄公河流域大宗毒品犯罪活动受到有力遏制,大宗毒品案件呈大幅下降趋势,大宗毒品供应出现明显不足,包括中方和泰方境内的毒品价格已经开始持续攀升。湄公河正开启打击毒品犯罪的新纪元!

[责任编辑:潘颖秋]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