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回信留言

首页>新闻发布>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2008年06月11日
答记者问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 www.scio.gov.cn   2008-06-11   来源:中国网
  


  CNN记者:请问,在处理堰塞湖中,你们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在现场的官兵面临着何种危险?对他们的安全有没有隐患,以及对当地平民的安全有没有什么担忧?

  文志雄:很高兴回答这位女士提出的问题。目前,四川汶川地震发生以后,共有34处堰塞湖,武警部队担负了其中19处堰塞湖排险任务。根据军队和地方抗震救灾指挥部的统一部署,武警水电部队于5月22日至31日派出1128名兵力、408台重型设备到唐家山堰塞湖排险。经过广大官兵连续几个昼夜奋战,在现场专家组的指导下,提前5天开挖了1条485米长、50米宽、13米深的导流槽。这个导流槽于7日早上开始泄流,到10号上午已经发挥了它的作用,到10号上午导流槽排险任务基本达成。

  在排险当中,武警水电部队广大官兵克服了余震、泥石流、天气炎热等困难,为了赶进度,连续9天时间每天作业24小时,充分发挥大型设备作用。为了确保官兵在施工中的安全,我们在堰塞体的高处派出了观察哨,随时观测坝体的变化、观测泥石流的情况。为了保证官兵连续作业精力和战斗力,我们加强了后勤保障,确保官兵能够喝上水、吃上饭。广大施工官兵以灾区的灾情为命令,以时间为生命,当施工急需燃料和炸药时,700多名官兵连夜行程几十公里,背运了3吨炸药、1吨柴油和几十种物资。同时,加强与解放军官兵密切系统配合,共同搬运炸药、共同排除险情。到10号上午唐家山堰塞湖险情全部排除。

  马健:就这个问题,我再向各位女士和先生做一个补充介绍。整个堰塞湖都在国家和军队的控制之下,我给大家看一张图(见图),所有的34个堰塞湖都在我们掌握之中。按照目前情况来看,极高危的唐家山堰塞湖险情基本排除。对整个堰塞湖,我们按照温总理提出的“安全、科学、及时”的要求,及时作出统一安排,调动了兵力进行坚守和监管。其中,军队和武警部队负责20个,地方负责14个。可以说,国家水利部、地方政府和军队对每个堰塞湖都有一套处置方案。对可能出现的险情,地方政府作了黄、橙、红三种颜色的应急方案进行处置。军队在排险过程中自己有一套严密的保护方案,在危机的时候能够及时撤出。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会做到不因为次生灾害再让一个百姓伤亡、不损失一兵一卒。谢谢大家!

  新华社记者:现在大规模救援工作已经接近尾声,请问十几万救灾部队是否还会留在灾区?他们将会在灾区发挥什么作用?谢谢。

  杨庆堂:感谢您对我们部队抗震救灾的关注。目前,13万部队都在一线,正在按照中央军委部署的8项任务,积极参加安置群众、恢复生产和灾后重建等工作。这次抗震救灾,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坚持把践行服务人民宗旨、密切军政军民关系贯穿抗震救灾的始终,主要体现在五个方面:

  第一,自觉尊重地方党委政府的领导,全力抢救群众生命。抗震救灾部队各级主要领导,都参加了省市县三级抗震救灾指挥部工作。部队的兵力部署、任务分配都是按照地方的救灾需求确定,地方一有紧急情况,部队都主动请战、坚决完成任务。特别是在最紧急、最危险的救人阶段,广大官兵争分夺秒从废墟中救出幸存群众3336人。济南军区某部工兵团有43名新入伍的战士家在都江堰市,其中有30人家中房屋倒塌、16人亲人遇难、34人亲人受伤。部队到达彭州灾区,据战士家中最近的不到10公里,这些战士没有一个要求回家看看,都奋不顾身投入抢险救灾战斗中。

  某装甲部队有2个战士,一个叫张亮、一个叫陈军,地震中他们分别失去了父亲、母亲,两人忍着悲伤全力投入抗震救灾,连队领导得知后特意安排他们回家看看,但两个人坚决不肯,部队领导派人把他们幸存亲属接到都江堰,并为他们的父母举行了简朴的悼念仪式。当地200名群众得知后,主动参加悼念仪式,许多人失声痛哭,情景十分感人。

  第二,帮助灾区群众渡过生活难关。救灾部队在自身生活保障十分困难的情况下,首先想到的是群众。有的部队宁可忍饥挨饿,把随身携带的干粮送给群众吃;有的部队宁可三四名官兵每天喝一瓶矿泉水,省下来留给群众喝;有的部队宁可淋雨受冻,把雨具和帐篷让给群众用。去过救灾一线的记者朋友们,应该都看到过,在最早建立救助点的绵阳体育场,部队安排了几百名官兵配合地方为一万多名受灾群众每天送开水、做热饭。全军还积极向灾区捐款4.27亿元人民币、捐衣被2.1万余件(套)。军队党员响应中共中央组织部的号召交纳“特殊党费”10.03亿元。

  第三,积极安抚群众,稳定人心。部队一到灾区,就打出“党和人民心连心,子弟兵与人民共患难”等横幅标语,叫响了“胜利一定属于英雄的中国人民”等战斗口号,既鼓舞了士气,又稳定了民心。总政治部抽调71名心理专家,各部队派出30多个心理服务小分队,帮助群众重建心灵家园,对稳定群众情绪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第四,全力参加灾区恢复重建。截至6月10日,部队共清理搬运废墟1000多万立方米,抢修道路1万公里,搭建帐篷26.7万顶,运送物资80多万吨。各部队还为灾区搭建帐篷学校80余所,帮助3万多名学生重返课堂。

  第五,爱民守纪,秋毫无犯。各部队严格执行总政治部制定的抗震救灾群众纪律,汶川县映秀镇群众看到救灾官兵连续几天吃干粮,就把震后存活的几头猪送给部队,官兵们说什么也不要,群众们把猪杀了给部队送来,部队推辞不掉就按价付了款。目前,部队已从废墟中挖出数亿元现金和大量贵重物品,都及时归还失主或者移交地方有关单位。灾区党委政府和人民群众像战争年代那样,大力支持部队救援行动,特别是5万名民兵预备役人员与部队并肩战斗,形成军民团结、共克时艰的强大合力。谢谢大家。

  土耳其世界通讯社记者:您能不能告诉我们在抗震救灾行动中死亡或者受伤的解放军和武警官兵的人数?

  马健:到目前为止,在这次抗震救灾中,只有这一次米-171的5位机组人员英勇牺牲,其他地面救灾过程中在四川方向没有部队因救灾死亡的报告。而且,在整个过程中,对于部队自身安全工作,各级领导在管理上非常严格,有个别负伤情况。

  凤凰卫视记者:我有两个问题:第一,我们也是去一线的记者,看到了国外媒体的报道,都对中国军队这次优秀表现给予了很多报道。但是有一些媒体认为,中国军队这次装备不够先进,他们举了例子,比如这次直升机失事11天才找到,所以他们认为这是因为装备不够先进。另外,直升机和运输机供应量不足,这些飞行员会多次执行任务或者超强度的执行任务。我想请问军方对于这样的报道或者这样的观点给予什么回应?

  第二,有关外军援助问题。这也是我们中国军队第一次在解决本国紧急情况下得到了一些外军援助。请问,你们认为这次同外军合作的效果如何?如果以后还有这个问题,我们会不会再接受外军的援助?这次外军的援助是中国军方要求的,还是外军主动的?谢谢。

  马改河:感谢这位记者对我军装备建设的关心。我就装备建设问题做一个简要答复。这次失事米-171直升机是1993年从俄罗斯引进,具备了自主导航能力,也具备在复杂气象条件下执行任务的能力。直升机失事主要是在瞬间遭遇突然气流变化,以及当地地理环境恶劣造成的。失事以后,党中央、中央军委高度重视,我们分别采取了空中与地面结合、一般技术与高技术结合、军队和地方结合的搜救方法。在技术方面,这次使用红外遥感、卫星、合成孔径雷达、电子定位等先进技术进行搜救。

  之所以搜救时间这么长,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汶川地区地形地貌非常复杂,山高林密,崇山峻岭,交通非常困难,很多地方人迹罕至,人员徒步难以到达,直升机更难以搜索到位。二是地震以后大量建筑物倒塌,特别是一些金属建筑物,比如高压线铁塔倒塌以后目标特征和直升机失事目标极为相似,在使用一些技术手段发现目标特征以后,分析、判断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也是非常艰巨的任务。即使我们发现目标后,派人到实地判断,每个目标都要使用2-3天才能到达。

  关于我军大型运输机和直升机建设的问题。大家知道,这次我军共动用了近150架大型运输机、直升机,飞行4600余架次进行救灾,主要担负输送兵力和抗震救灾急需装备、后送受灾人员和投送救灾物资等任务。通过这次救灾行动,大型运输机、直升机地位日益凸显、作用越来越重要。我们将认真总结这次抗震救灾的经验,更加重视大型直升机、运输机和抗震救灾专用装备器材的建设,不断改善部队装备,切实增强遂行非战争军事行动的能力。

  胡昌明:我们接受外国防务部门和军队的救灾援助物资,也是军队参加抗震救灾的一个方面。现在给我们提供物资援助的国家有:美国、俄罗斯、比利时、韩国、塞尔维亚、以色列、罗马尼亚、德国、白俄罗斯、乌克兰、黑山、芬兰、新加坡、波兰,越南和蒙古也通过一定形式给我们提供了现汇援助。这充分表达了这些国家的防务部门和军队,对中国人民和军队的深情厚谊,也体现了人本思想。

  关于接受外国救灾援助,我们走过了一段历史过程。在改革开放之前,我们谨慎地接受外国救灾援助,到现在我们主动接受。这反映了在改革开放进程中,军队变得更加开放、自信。谢谢。

  香港文汇报记者:目前有十几万官兵在灾区已经有一个多月时间了,这对军队的后勤系统的保障能力是一个严峻考验,据说这次支援灾区还动用了战略储备。请问是否会影响军队的战备水平?谢谢。

  谢维宽:这位记者朋友提出这个问题很重要。对救灾部队实施持续、有力的后勤保障,保持广大官兵持续旺盛的战斗力,是各级指挥员和各级后勤机关十分关心的问题。中国有一句古语,叫“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部队快速赶赴灾区的同时,各级后勤部门也在灾区建立了一套完善的后勤保障系统。这套系统包括救灾部队的队属后勤力量、成都军区战役后勤力量、总后勤部所属战略后勤力量。依靠这套系统实施以战术后勤为基础的战略战役后勤支援的三级后勤保障,我们不但较好地保障了救灾部队自身持续保障问题,而且还力所能及为灾区群众提供服务保障。比如,为灾区群众每天提供七万份热饭,提供二十万人需要的饮用水,提供37000顶帐篷等在内的一大批救灾物资。

  关于动用战略储备物资问题,这次抗震救灾的确动用了一部分战略储备物资。这部分物资主要是被装、给养、药品、帐篷等通用物资;武器装备器材、弹药、油料等作战物资的动用并不多。

  日本东京新闻记者:我想问一下有关外国军队援助问题,刚才胡先生给我们介绍不少外国军队参加了抗震救灾的救援。由于各种原因日本的自卫队没有参与汶川大地震的救援活动。对此有什么样的评论?另外,将来日本自卫队有没有可能参加到中国援助的活动?谢谢。

  胡昌明:首先,感谢日本政府和日本人民对于四川地震灾区所提供的援助。前一段时间大家在媒体上看到了关于日本政府对于四川灾区援助运输方式的报道。日本政府最后决定,通过民用飞机将这批救灾物资运达四川灾区。地震等自然灾害是人类的共同敌人,各国人民、政府,也包括各国军队,都要团结合作,共同应对,形成强大的合力,以确保人类的安全,维护世界的和平与稳定。谢谢。

 

[责任编辑:吴艳平]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