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回信留言

首页>新闻发布>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2008年06月04日
答记者问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 www.scio.gov.cn   2008-06-04   来源:中国网
  


  香港凤凰卫视记者:王司长,你好!国际援助怎么保证确实到了每个灾民的手中?比如说各国捐了这些钱,各国提出要监督这些钱的使用情况,中国政府怎么回复这些外国政府呢?

  王振耀:关于第一个问题,我们现在已经建立了比较严格的程序,从国外的物资一进来,就立即开始登记,比如说到达了四川,每一个地方也都要建立起严格的接受登记程序,最后一直到终端,到灾民手中,每一个环节都要透明、公开,然后有明确的文字记录,有签字,有监督。这样才能保证真正用到灾民手里。

  关于第二个问题,各国,包括中国各类民间组织以及广大捐赠者,他们如果愿意密切地跟踪捐赠物资的发放过程,特别是有一些捐赠项目的话,我们都会提供积极的配合。我们真切地希望他们的捐助,首先能使捐助者本人满意。

  我还要补充一点,为了保证所有的抗震救灾物资,包括资金的管理使用更加规范,民政部已经特别在6月1日颁布了汶川地震抗震救灾物资资金管理使用的办法,要求全过程透明。

  美联社记者:我想问几个问题,目前大家对地震当中有很多学校的房屋坍塌十分关注,中国政府也表示他们将对学校的建筑是否有质量问题进行调查,到目前为止,政府方面已经得到了哪些有关的信息?

  再有,您是否能够告诉我们在这次地震受害的人员当中,有多少是学生?

  最后一个问题,政府如何同那些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父母进行沟通?有报道说,不久在都江堰有一些父母提出要到法庭上起诉,因为他们对于建筑质量的关切,没有人进行回应。中国政府到目前为止如何应对有关父母在这方面提出的申诉呢?

  鲁广锦:我先就这个话题说几句,感谢你对遇难学生的关切,我们也是感同身受。在汶川地震中学校房屋的垮塌,造成学生的伤亡,造成许多家庭的不幸,党和政府对此深感痛心,我们党的领导人也多次深入灾区,要求全力深入灾区救助受困学生,并且对遇难学生表示深切哀悼,对家长也表示同情和慰问。

  就在几天前,国务院抗震救灾总指挥部还专门召开会议,研究进一步做好地震灾区学生伤亡的有关善后工作,并进行了专题研究部署。这次会议就这方面的情况提出了三项工作要求:第一,各级政府要高度重视,坚持以人为本,积极稳妥地做好灾区学生伤亡的善后工作;第二,要尽快组织力量对灾区所有学校建筑进行安全评估和鉴定,确保复课学生安全;第三,对遇难学生家庭要给予特别的关爱和帮助。目前灾区的各级政府正在按照抗震救灾总指挥部的要求进行这方面的工作。

  中国日报记者: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请问外交部的发言人,我们在现场采访国际救援队的时候,他们也表示,他们实际上是在一开始知道灾难的时候就做好来中国救援的准备,但真正到灾区开展工作,基本上是在72小时黄金救援期之后。我们想问一下,在他们来华的程序上是否有所耽搁?在以后类似的灾难性事件发生之后,中国政府是否会和外国政府建立快速反应机制,使这些救援队更快地到达灾区来开展工作?

  第二个问题,请问商务部,我们知道,现在最需要的救灾物资仍然是帐篷、活动板房,随着重建工作的进一步开展,救灾物资的需要是不是有一些重点上的转移?

  秦刚:四川汶川大地震发生之后,一些国家对我们提出向灾区派遣专业救援队的请求,对此我们表示非常感谢。由于这次地震是一次特大的灾难,给当地的基础设施,包括交通、通讯设施在内的基础设施,造成了极大的损害。当时灾区各方面的客观条件是非常困难的,这也给震后初期的救援工作增加了很大的难度。不要说外国的救援队,就连中方的救援人员都很难在第一时间赶到一些地方进行救援。有的国家的专业救援队来到灾区之后,他们也切身体会到了这方面条件的艰苦,有的道路都已经被堵塞了,车队难以前行。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以前也许是两三个小时的路程,现在却要花上十几个小时,并且时常还有余震发生。

  对于外国向我们提出派遣救援队的要求,我们高度重视,从接受申请,一直到救援队赶赴现场开展救援行动,我们的处理是高效和迅速的。今后,中国政府也愿意继续在防灾救灾领域同其他国家开展合作。

  张克宁:帐篷,到目前为止仍然是灾区非常急需的物资。也正因为这样,我们在协调外国援助的方案和计划中,还是将工作重心放在帐篷的调度、安排和运输上。当然,帐篷毕竟是一个过渡性的安排。我们可以预见,在将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对帐篷的需求量还是相当大的。但在灾后重建的过程中,恐怕要考虑到更长远的安置和安排。

  中国政府这次在抗震救灾接受国际援助的过程中所采取的公开、透明和积极合作的做法,得到了国内外的一致好评。在下一阶段灾后重建的过程中,中方将继续本着开放的态度,根据灾区的需求欢迎国际社会的帮助和支持。

  关于未来与国际援助的合作领域,我们将会把灾区恢复重建的情况以及受援需求及时向国际多双边援助机构进行通报。同时,对于愿意继续对中国提供帮助的国际组织和国家政府,我们将继续探讨将来在援助领域开展合作的项目。例如,将来灾区社会公共设施的重建,包括医院、学校、福利设施,以及环境领域,都是与我们开展合作的国际多双边援助机构的优先政策考虑。我们希望在今后灾后重建的过程中,能够充分利用这些援助,为灾区的教育、医疗等领域的恢复发展作出贡献。

  中新社记者:王司长,我有一个问题,作为主管慈善捐赠的行政部门,民政部有没有反思一下,为什么社会各界对这次捐赠款物的使用有这么高的关注度?甚至还有一些质疑?这些数量巨大的款物的使用,到目前为止有没有暴露出什么问题?

  经过这次事件之后有没有总结一些经验,通过立法建立一些制度,能够使慈善捐赠事业更规范?

  王振耀:非常感谢你对慈善事业发展的关心。我觉得面对这场巨大的震灾,全国人民和国际社会展现出巨大的慈善热情。整个捐赠款额,包括物资,一下就超过了400亿元。我想,如果大家熟悉最近几年慈善工作的发展状况就知道,前年我们提出来的目标是,争取到2010年能够使中国的慈善捐款捐物达到500亿,或者是超过这个数。现在看来,面对大灾,我看到有一个媒体说,大家的慈善热情迸发出来了。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原来的一些管理体制,包括我们慈善工作的运行机制,应该说与现在的捐款热情之间存在着一定的差距,还有需要完善的方面。

  面对着整个慈善捐赠的热潮,为了加强管理,最近一个时期,从国务院到民政部都及时地发布了一系列的文件,包括管理办法,具体地规范每一个捐赠程序。从目前来看,我们还没有发现大的问题。尽管这样,我看到很多媒体把“400多亿的捐赠款物”比喻为悬在中国政府头上的一个“堰塞湖”。我们认为这样的比喻很形象,这确实对我们的管理和服务提出了很高的要求。目前我们正在加紧工作,实际上也是不断地改进工作,总体目标是提供更好的捐赠管理服务,吸收更多的社会参与,争取能使社会大众对这些捐赠款物的使用基本满意。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记者:我想请你解释一下,中方通过什么样的规定,让中国红十字会成为唯一一家能够在中国负责分发其他国家和非政府组织向中国提供的援助物资的慈善机构?这次灾难是一个巨大的自然灾害,由此而带来的捐助数量也非常大。中国红十字会在分发国际援助方面已经是捉襟见肘,人手不足了,为什么不能允许国外的非政府组织通过空运来分发援救物资?为什么外国的非政府组织不能通过空运进行物资分发,而这时中国的红十字会却能在地面进行分发呢?

  王振耀:我想这里可能有一个误解,根据我在灾区亲眼看到的情况,实际上我们的政府,包括民间组织接受物资,特别是接受国外物资的渠道,不是红十字会一家。

  我在灾区看到的是什么情况呢?是许多志愿者和国际组织,比如说我在绵竹一个大的灾民安置点,看到的是加拿大的国际组织,他们是自己安排的,他们并没有通过红十字会,自己到了灾区。类似这样的组织,我看到了不少。他们通过不同的渠道到了灾区。这是一个方面。

  另外,比如说慈善总会在中国,它也协调接受国际支援的一些物资。像四川省人民政府以及一些地方政府,也接受了国外的一些捐赠物资。不是只有红十字会一个渠道。

  许多部门,或者是许多地方的捐赠物资,包括民间组织的捐赠物资,确实是通过不同的渠道,并且以许多不同的形式到达了灾区。像我们经手协调的就有很多,决不仅仅是红十字会一家。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记者:对不起,我想澄清我的问题,国外的非政府组织通过空运把援救物资运进来,但他们并不被允许在机场、在地面进行分发,为什么?

  王振耀:我不知道你说的具体是哪一个地方。除了有一种情况,就是我们在交接过程中发现,有一些物品的交接和分发需要一些时间,主要是医疗用品,通过海关时,药监局需要检验,那是根据国际通行的规则。一般的救灾物资,据我所知,是没有耽误的。管救灾的官员都在这里,特别是外援的,你是政府运过来的,还是民间组织运过来的,还没有这样严格的区分。所以一般到上海、天津、北京这些海关,交接还是非常顺利的。如果发现有这样的问题,可以和我们及时联系,我们会帮助协调解决这个问题。

  新加坡海峡时报记者:据您估计,灾区的重建需要多少资金?捐款在其中能够发挥多大的作用?也就是说,在目前的捐款当中有多少钱会被用来进行重建工作?第二个问题,有报道说,对于灾区失去孩子的父母,你们将提供补偿,提供多少补偿?有多少父母会接受这样的补偿?你们是否考虑给他们提供其他的补偿?

  王振耀:你问的问题,特别是第一个问题,正是我们民政部,当然也包括其他有关部门,一直到今天还在忙碌的工作。我想说的是,大家知道,国家已经建立了700亿重建基金,当然仅仅是今年。至于捐赠资金分两方面的情况,一方面是有捐赠意向的,如人家就愿意捐学校,有的点名了,非常具体,就说哪个学校、哪个县的学校,这是有捐赠意向的,我们不好更动,一定要遵守捐赠者的意愿。另一种是非定向的捐赠资金,我们原则上鼓励主要用于恢复重建。

  对于你问的第二个问题,我想大家可能都知道,大灾一发生,国务院很快就制定了一个政策,就是建立抚慰金制度,对每个伤亡人员给予抚慰金5000块钱。但我要坦率地说,在灾区,特别是失去儿童的家庭,我和他们对了话,我确实对他们的遭遇、思想进行了了解,我觉得他们谈得很实在。尽管我们不只这一项政策,还有其他方面的政策,对于这些家庭给予倾斜。但实际上他们更多的还是痛苦。我觉得对于他们来说,当前更需要的是心理的救治。

  土耳其世界新闻通信社记者: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不知道到目前为止在灾区是否有疫情发生?第二个问题,请你谈谈唐家山堰塞湖的情况,据说这个湖非常危险。

  王振耀:第一个问题,由于卫生系统,包括国际医疗队的努力工作,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现疫情。我到每个重灾区都看到,他们的工作努力到什么程度,长达十几天,有的人没有帐篷用,他们吃的是非常简单的食品。这是医疗队的工作。我看了之后,非常受感动。

  第二个问题,关于堰塞湖,你们可能都看到了,从中央到地方都建立了非常严密的监测体系,采取了多方面的措施,转移了大批群众,撤走了十万多人,并且也进行了多次演练,一旦堰塞湖出现垮塌,到底怎么办?所以目前来看,已经进行了多方面的准备。我们正在密切监视着堰塞湖险情的发展,如果万一出现垮塌,我们一定会努力使损失减少到最低限度。

  新华社记者:请问王司长,目前捐赠款物的下拨依据是什么?民政部通过什么渠道获取灾区的实时信息,来保证捐赠款物发生不重复、不漏缺的情况?第二个问题,捐赠款物的下拨从申请到实际的下拨需要多长时间,整个周期是多长时间?

  王振耀:你问的这两个问题都很重要,一个问题是下拨捐款的依据。我先介绍一下捐款的形式、格局是什么,大部分在地方。就是说,款物捐到了地方,捐到了省一级的慈善会,或者是地方政府,或者是红十字会,或者是其他的民间组织。第二,慈善总会得到的捐款也是比较多的。民政部真正直接支配的捐款比例比较小。所以下拨捐款的依据主要是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要依据定向,必须尊重捐赠人的意愿,他是有地点的、有项目的,那么下拨依据就必须尊重他的意愿。有许多捐赠人的意愿是在四川,有的更直接的是在汶川,有的更直接的是在映秀,这些捐款必须按照他们的意愿捐赠到那个地方。

  第二个依据就是灾区救灾工作的实际需要,比如说逐步转移到恢复重建之后,恢复重建需要一定的资金,政府和民间组织就互通信息,争取把捐赠资金下拨到最需要的地方。

  第二个问题,周期有多长,你们看到了,就民政部而言,我们得到的捐赠款,大部分已经下达到灾区,灾区下达的周期是比较短的。应该说,没有绝对的下达周期,一定是一个月、一定是20天。定向的,特别是找到一个学校,或者是捐赠人的捐赠就是对着教育,要落实到某一个学校,这恐怕需要一定的周期,里面有大量需要协调、沟通的工作。所以整个捐赠款的使用,实际上是一个非常细致、非常复杂的社会工作。

 

[责任编辑:吴艳平]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