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回信留言

首页>新闻发布>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2007年09月12日
答记者问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 www.scio.gov.cn   2007-09-13   来源:中国网
  

  新华社记者:在我们国家这两年提出教育公平的理念,最突出的体现是大力发展农村教育,近年来农村教育的确取得了很多进展,但是工作中还有很多不足,您认为工作中还有哪些需要提高的地方?

  周济:非常感谢你提出的问题。促进教育公平第一重要的就是要加快农村教育的发展。因为农村教育量大面广,影响广泛。农村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人数多达一亿五千万,要把我国建立成人力资源的强国离不开农村教育的普及和提高,离不开办好每一所农村中小学,办好农村教育对于推进教育公平、对于提高全民族素质都有重大意义。

  所以2003年国务院就作出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教育工作的决定。召开了新中国建立以来第一次全国农村教育工作会议,明确了农村教育是整个教育工作中重中之重的战略地位,作出了新增教育经费主要用于农村的重大决策,决心用更大决心、更多财力重点加强农村义务教育、深化农村义务教育改革,发展农村教育事业。这几年采取了一系列重大措施,一是加快西部地区“两基”攻坚,到今年年底西部地区“两基”攻坚计划要完成,农村中小学远程义务教育将要完成。第二免除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杂费,对贫困家庭学生免除教课书本费和补助寄宿费,这项政策惠及了一亿五千万的贫困学生。平均每个小学生家庭减负140元,初中生减负180元,所以广大的农民群众高兴得说“种田不纳税、上学不交费、农民得实惠、和谐好社会”。第三把农村义务教育全国纳入国家财政保障范围,政府承担起义务教育的全部责任,这是我国教育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第四颁布了新的义务教育法,对于我国义务教育的进一步发展起到了积极推动作用。总之这些重大改革措施和新的制度改革,使得多年来影响和制约农村义务教育发展的一些突出问题得到解决,我国义务教育发展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快速发展时期。

  但是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我国农村的教育还是最薄弱的环节,要想实现农村的义务教育有一个更好的发展,实现温家宝总理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让所有孩子都能上得起学、都能上好学的目标,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奋斗。

  所以,今后我们要把更大的努力放在让所有的孩子都能上好学的目标上。一方面继续加大农村学校的硬件建设,但是更重要是要加强教师队伍的建设。要努力的提高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校老师的质量,这样才能真正的提高农村义务教育的质量。

  新京报记者:现在高校饭菜涨价,有的高校为稳定菜价已经倒贴钱了。家庭贫困的学生可能感到压力更大了。请问中央会不会出来新的政策呢?第二个问题是高校负债的问题,比如说吉林大学这样的问题,国家会不会帮助他们偿还债务?或者是有其他的办法?

  周济:我先回答第一个问题。由于市场伙食原材料的上涨,确实对学生食堂的工作造成了一定的冲击和影响。我们想应该继续稳定学校食堂的价格,保证好学生的伙食。从去年以来,教育部已经连续发了四个通知,采取了三个方面的主要措施,第一是希望各个学校高度重视食堂工作,进一步加强食堂的管理,挖潜增效,同时加强民主管理,让学生参与学校的食堂管理,这是一个重要的措施。

  第二条措施是根据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实际情况,各个食堂可以进行成本核算,在挖潜的基础上,如果还不够,由学校给予一定的补贴,同时各级政府纷纷采取措施给出一定的补贴。

  第三条措施是要特别注重对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资助,要求今年的助学金的数量大大增加,惠及的学生人数大大增加,我们要求尽快的把学生的助学金发到他们手上,同时要特别关怀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伙食问题。根据采取的这些措施来说,现在整体来说全国高校的食堂办的还是很好的,整个情况还是稳定的。当然我们还要继续努力。

  第二个问题,大家都很关心高校的债务问题。我们正在努力的解决这个问题。大家知道在世纪之交,我国的教育正面临着一次历史性的跨越式发展。我们去年招生规模540万,1998年全日制招生规模108万,正好去年是1998年的5倍,高等教育的发展意义是重大的,对于我国的人才培养,对于我们建立创新型国家、对于我们实现中国的现代化,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都是一次伟大的奠基工程。

  现在我们高等教育的毛入学率达到了23%,进入了世界上公认的高等教育大众化的阶段。从高等教育的精英化阶段进入高等教育的大众化阶段这是现代社会的必然发展,迟早都是要发生,问题是什么时候实现这样一次跨越。98年的时候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再等三五十年发展,条件成熟以后再发展,一种是克服困难实现这个跳跃。在中央的领导下、在全国人民的支持下,全国教育系统艰苦奋斗,实现了这样一个历史性的跨越,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要实现这样一个跨越,我们现在的学生人数是原来的五倍,学生人数已经是世界第一位的。当然,我们硬件条件也要随之发生很大变化,而且现在学生学习、生活的条件比98年的时候也有了很大改善。这也是教育质量提高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都要付出成本、付出代价。

  所以在这个过程中高等学校的基本建设大大加强,固定资产增加了很多,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现在的账面固定资产大概是五千亿。这五千多亿的账面资产,实际上我们是抓住了机遇,现在回过头来看,或者现在估价的话,这个资产实际是大大增加了。

  在这五千多亿资产的形成过程,国家基本建设的财政收入大概500多亿。形成的债务大概2000多亿。还有2000多亿是通过各方面的努力,通过大家的支持来解决的。在这方面,各地的地方政府、社会各界和广大人民群众确实给了很大支持。所以这样来看,2000多亿的高校债务应该说是历史过程中的特殊情况,是一个问题,但是并不是像有些同志想象的那么严重的一个问题。当然在这个过程中确实也存在着一些管理不善的问题、不勤俭节约的问题,甚至出现了一些腐败问题,这都是客观存在的,但是这不是主流,是支流。

  这两千多亿的高校债务,我们是应该认真对待,认真地解决它。从根本上来说,还在加大财政投入,我们准备将来从中央财政到地方财政对高校的生均拨款都会增加投入,逐步偿还基本建设债务。为了解决当前的问题,我们现在得到了银行界朋友的支持,我们将把一部分短期的银行贷款转变为长期的贷款。同时,我们也要求各学校在各地方政府的支持下,采取一系列重要的措施偿还债务。比如说可以进行土地的置换,因为我们在建设新校园过程中,其实形成了很多新的资产。有一部分校园是可以置换的。实际上很多学校已经通过校园置换,已经把这部分债务偿还掉。当然我们还要进一步加强高校的资金管理、基本建设管理,不允许随意的产生债务。同样的要加强勤俭节约、勤俭建校的教育。

  刚才提到的吉林大学,是比较典型的例子。它解决债务问题,刚才提到的几条措施都可以做到。吉林大学过去几年发展过程中,它现在的占地面积可以说是全国最大的学校了,它只需要做一部分置换,全部债务就可以偿还。当然有些工作正在进行过程中,现在地方政府正在帮助我们积极的开展这方面的工作。我们有决心,也有信心解决好这一问题。我们要加强管理,加强艰苦奋斗、勤俭办学的精神,但是我想强调,在过去这一段时间里,高等教育的发展建设成就是很重要的,对我们国家、对我们民族来说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有的同志老说国外的大学没有那么多的建设,但是到美国看看,一百年前买了很多的地、建的很多的大学,这对他们一百年后的发展是很重要的。而且就在最近,世界上一些著名大学包括哈佛大学、莫斯科大学、哥伦比亚大学都投入巨资进行大学的基本建设。所以,我觉得应该辩证的、历史的看待这些问题,我们应该充分的肯定在世纪之交这一次高等教育的大发展,它必将对我国的现代化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中央电台国际频道记者:现在资助大学生完成学业的方式很多,有政府提供的、有民间的、有基金会,请问周部长,现在有没有一种机制让学生很快获得这些信息,及时的得到自己所需要的帮助?

  周济:您提到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这一次中央下决心建立了一个资助体系,建立健全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政策体系,这是一个完整的体系。这个体系当中以政府投入为主,同时也动员和欢迎社会各界,一起共同努力,形成这样一个资助体系,使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能够上得起大学,接受职业教育。

  政府投入为主,这是指非义务教育阶段,每年资助500亿,受助学生两千万左右。同时广泛动员和依靠社会各界大家一起支持帮助广大孩子们能够圆上学梦。政府是最大的“圆梦人”,同时希望社会各界一起帮助孩子们圆梦。所以形成了以政府投入为主,社会各界共同参与的资助体系。据我们了解社会各界都非常热心,包括地方上的各级组织,还有很多慈善机构,大家都在共同做这件事情。社会各界大概能够资助到数以亿计的款项,好的情况到十几个亿,这样整体形成国家的资助政策体系。

  社会资助虽然占的比例不是很大,但是非常重要,因为它体现了我们整个社会的一份爱心,对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营造良好氛围非常重要。当然我们很希望社会赞助也会越来越多,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整个资助就包括了国家助学贷款、奖学金、助学金、勤工助学、特殊困难补助、学费减免及社会资助有机结合的高校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政策体系。我们要把这个体系建设成一个好的信息系统,把这些信息告诉孩子们,让大家有一个充分的交流渠道,让孩子们都知道怎么样能得到资助,资助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这样会使得社会更加关心这项工作,这项工作正在进行过程中。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重要的问题要处理好,有很多政策性问题,要使得孩子们得到资助,同时能够有健康的心理,能够更加自立自强,健康成才。

  举个例子,有个教育基金会,教育基金会要建立这样一个系统,所有的社会捐助都进行登记,根据捐助者的愿望要跟踪学生的情况还是委托基金会来做这个事情,分别进行登记。在网上公布的时候,也要告诉学生这个资助者是愿意跟踪的还是不愿意跟踪的。学生申请完得到资助后,有些愿意跟踪的,学生也愿意被跟踪的,可以建立长期的资助关系。有些委托基金会来做这件事情,学生也喜欢不直接联系,这样也可以。所以应该整个社会大家同时关心这件事情,同时给孩子们创造良好的健康的氛围。

  美国有线网记者: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中国政府投入了很多力量发展中国教育,但是我不是特别理解为什么我们在面临这么多挑战、克服这么多困难当中,对于每一年要表彰这么多教师,教育部在这方面做了哪些工作,提高教师的工资和他们的生活水平?第二个问题,中国现在正在致力于把自己建设成一个创新型国家,但是我们国家所能提供的这种教育方式,有些人称之为“填鸭式”教育方式,是否能够使中国达到创新型国家的目标。目前大学考试的方式是否是正确的,是否有利于培养创新精神?

  周济:我先回答第一个问题。对于教育的优先发展战略地位,中国有一个良好的传统就是尊师重教。现在党中央、国务院和全体人民群众又是对教育高度重视。

  2007年8月31日胡锦涛总书记在全国优秀教师代表座谈会上强调,“中国的未来发展,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归根到底靠人才,人才培养的基础在教育。”因此,大力发展教育事业是发挥我国人力资源优势,建设创新型国家,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必然选择。他强调在新的历史时代条件下要继续坚持好、落实好把教育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的方针,大力倡导尊师重教,大力发展教育事业,大力提高全民族素质,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强大的人才和人力资源保证。这些年教育投入不断的增加,今后还要继续快速的增加。

  教育投入的主要部分实际是用于教师队伍的建设,提高教师的收入和待遇。因为,教育大计教师为本,提高质量的关键在于教师队伍的建设。所以,你刚才提到一个重要问题,就是我们要继续的把教师的待遇问题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总书记在教师座谈会上特别强调,要采取有力措施保障教师的政治地位、社会地位、职业地位,不断提高教师待遇,依法保障教师收入水平,不断提高教师的待遇,完善教师医疗、养老、住房等社会保障。

  所以《教育法》、《教师法》和新颁布的《义务教育法》,都规定了教师的收入水平不得低于当地公务员的收入水平,这是一个基本要求,也是我们努力的方向。这一点也得到了全社会的大力支持,大家为了孩子的成长,都希望有最优秀的人去当老师。要让社会上最优秀的人来当教师,必须从根本上解决收入待遇的问题。我们看到中国还是发展中的人口大国,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有两亿五千万学生,一千四百多万教师和教育工作者,这是非常巨大的数字,所以在实现这个目标过程中我们在不断努力,但是还需要继续努力。

  第二个问题,我们要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全面推进素质教育,培养大量的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创新型人才。胡锦涛总书记最近指出“全面实施素质教育,核心是要解决好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的重大问题”。这应该成为教育工作的主题。提高学生的创造精神、创造能力,实践精神、实践能力,是我们推进素质教育的很重要的组成部分。无论是我们的基础教育、职业教育,还是高等教育,总体来说在世界上我们的教育质量是比较高的。我们有很多的优点,但是也有很多的不足,其中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不足,是我们教育中很致命的一个缺点。当然要想解决这个问题,也不是光靠考试制度改革能解决的。我们推进素质教育,就是全面解决培养创新型人才这一根本问题的全面措施。

  我们推进素质教育包含这样几个方面:首先坚持育人为本、德育为先,立德为本作为学校的根本任务。第二,全面推进教育教学改革,我们在基础教育方面进行了新一轮的课程改革,已经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第三,我们要进一步推进学校体育工作,落实健康第一的要求。第四,我们要动员全社会一起来努力,学校、家庭和社会一起来组成学生的素质教育的网络,一起推进学生的素质教育。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招生和考试评价制度的改革也会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而这个改革最重要的还是用人制度的改革,社会关于人才观念的改变。

  同时我们在学校教师对于学生的评价,也要德智体美全面的评价,得出一个综合的指标。我们将会对学校的素质教育提出基本要求,加强督导工作,将来要把素质教育成果作为主要衡量指标。当然,回避不了的就是考试制度的改革,这项改革应该积极的、稳步的进行。高等教育的考试制度,有它的优点也有它的缺点,我想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我们主要还是对它的缺点进行改革,同时也发挥它的长处。

  我们想把中等学校考试,高中阶段的考试、招生作为改革的重点。因为我们要求,在义务教育阶段应该均衡发展,而各级各类教育,除了义务教育之外的各级各类教育是协调发展,这里有很大区别。因此义务教育阶段是我们国家必须承担的责任,家庭必须承担的责任,每个孩子都应该接受良好的义务教育。所以我们想在高中阶段的中考和高中阶段的入学招生问题上进行比较重大的变革,希望大大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业负担,提高他们素质教育的质量。

  郭卫民:刚才周部长讲的推进素质教育的工作,也需要媒体和社会舆论一起推动。最后一个问题。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新的资助政策体系对于中等职业学校的困难学生这次资助力度非常大。每年两千万受助学生中有一千六百万中等职业学校的学生,请问这一点是基于什么考虑?

  周济:温家宝总理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把发展职业教育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使教育真正成为面向全社会的教育,这是一项重大变革和历史任务。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教育发展的总体布局,其中有三句话,“普及和巩固义务教育,大力发展职业教育,提高高等教育质量”。大家注意“大力发展”“加快发展”就是指职业教育。这几年在中央的领导下,在大家的支持下,职业教育有了很好的发展,我们经过这几年的努力,今年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数突破八百万人,在校生达到两千一百万人左右,这是我国教育宏观调控的重大成果,生动体现了科学发展观的要求。

  但是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职业教育,特别是中等职业教育依然是教育发展过程中的薄弱环节。但是它又太重要了,请大家注意,这次资助体系中明确提出目标是让所有家庭经济困难学生都能上得起大学,接受职业教育。中国在普及了九年义务教育之后,整体宏观结构应该是什么样呢?就是九年义务教育毕业生中有一半少一些的初中毕业生上高中、上大学,有一半多一些的初中毕业生能够接受中等职业教育,进入就业岗位。同时高中生升入大学,其中也要有一半左右上高等职业院校,有一半左右上本科院校。所以大家可以看到,将来青年一代当中,多数学生都要接受中等职业教育或者高等职业教育之后进入就业岗位,所以职业教育的发展对于我们整个教育发展起到了关键作用。

  另一方面,由于我国的文化传统,由于社会的人事分配制度等各方面的影响,现在职业教育的观念还没有摆到重要位置,所以这次资助政策特别强调要向职业教育倾斜,要实现中央提出的要求,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加快发展职业教育。实际上,将来保障人民群众享有接受良好教育的机会,包括了良好的大学教育和良好的职业教育。下一个阶段,不管参不参加考试,只要愿意都可以接受职业教育和职业培训,然后再进入就业岗位,这是我们努力的目标。这样我们就可以完成中央给我们的任务,要培养数以亿计的高素质劳动者,培养数以千万计的专门人才和拔尖的人才,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

    
[责任编辑:吴艳平]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