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回信留言

首页>新闻发布>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2005年12月14日
答记者问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 www.scio.gov.cn   2005-12-14   来源:中国网
  

  [香港文汇报记者]:前不久,香港大学著名教授管轶接受国外媒体采访的时候曾经说,农业部和广东省农业厅的官员曾经造访他在汕头的实验室,并关闭了这个实验室。他认为关闭他的实验室是政治原因,管轶宣称中国政府不喜欢科学家在禽流感流域独立工作。请问您对管轶教授的言论有何评价?


  [贾幼陵]:中国政府历来鼓励和支持兽医科学家开展科学研究,但是,必须遵守法律法规。对任何违法的行为我们都将依法予以惩处。对于三类、四类病原微生物的研究,任何政府都不允许科研人员脱离政府的监管。换句话说,对P3和P4级实验室,允许研究的科研微生物不存在着独立的不受政府监管的科学家,全世界都是这样的。

  世界各国对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的研究都有严格的限制和规定。国际动物卫生法典第3.4.6明确规定了动物病原微生物分类方法和实验条件,要求实验室的水平必须与病原一致,并对2类、3类微生物实验室作出了严格的规定。

  国际动物卫生法典要求各国对3、4类动物病原微生物要列入官方控制计划,发放官方许可,实施严格的管理和控制,对一些2类病原也可以实施官方的监控。我国国务院颁布的病原微生物实验室,按照管理条例第3章,对于实验室的设立和管理,也作出了明确的规定。我们对实验室的认可、设置和审批,是严格按照国务院条例进行的。

  据我所知,管轶教授说的汕头实验室,远远没有达到规定的要求,也没有达到国际动物卫生法典上规定的要求。需要说明的是,按照法律规定,实验室的认可需要由中国实验室国家认可委员会组织出具认可证书之后,再由卫生部和农业部分别审查,是否允许可以作为人源或者动物源的高致病性微生物研究。

  用通俗一些的话来说,不仅仅是中国,对持有3、4类微生物的病原进行官方控制,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是这么做的。世界卫生组织也是这么要求的,国际动物卫生组织也是这样要求的。像美国控制得就更严,把一些高致病性微生物从卫生部或者农业部拿到国土安全部进行管理,无非是两个原因,一个是保障公共卫生的安全,另一个是防止被恐怖分子利用。

  今年上半年,我们曾对管轶先生所在的汕头大学实验室进行查处。但是,我们要说明,查处的不仅仅是汕头大学一家,我们同时对全国12家有可能涉及到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的实验室进行了检查和查处,对其中的3家实验室进行了处罚。

  管轶先生曾经在香港和美国著名的实验室工作过,对香港和美国的法律都非常了解,他也非常遵守香港和美国的有关法律,决不可能拿着高致病性禽流感的病毒到任何一个未经认证的实验室进行攻毒等实验,那为什么他不遵守中国国内的法律?


  [中央电视台记者]:请问贾局长,我们知道,中国现在年家禽饲养数量是非常巨大的。面对如此庞大的数量,我们对全国的家禽是怎样实施免疫的?目前免疫的进展程度如何?谢谢。


  [贾幼陵]:这个问题引起了世界各地有关国际组织的关注,认为中国家禽饲养量达到142亿只,全部免疫是不可想象的。

  确实,如果我们对中国养的所有的家禽进行免疫的话,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

  我们说,这142亿只家禽不可能在一个时间里免疫,我们首先要制定科学的免疫程序。

  如果从每一个月开始,对每一只出生的雏鸡就进行基础免疫,那大约每一个月需要对鸡雏的免疫大约需要7到8亿只。同时,对加强免疫的大的家禽,需要免疫3到4亿。分散到每一个月,估计免疫的数量是在12亿或者12亿只多一些。更重要的是要把免疫工作的重要性宣传到家家户户,使每一个养禽者都有自觉免疫的意识。同时,国家对免疫的疫苗实施无偿的供应,由国家负担这笔经费,这样能提高农民对于免疫的积极性。

  全国有69万多个农村地区,绝大多数的农村都有村级防疫员。我们要求在村级防疫员或者乡镇兽医的指导下进行免疫工作。

  另一方面,我们最近开发出来的疫苗,也就是新城疫病毒载体活疫苗可以用滴鼻、饮水、点眼等多方面实施,大大减轻了免疫工作的劳动强度,减少了免疫的风险,这样更利于免疫工作的开展。

  因为这种新型的疫苗可以防禽流感,同时也防新城疫,而中国的农民有免疫新城疫的习惯,正常情况下每年免疫一百亿只左右,所以,新城疫疫苗更利于免疫工作。同时,我们感觉到,在大的养殖企业,免疫不成问题,但是,对千家万户分散的家里只养十来只鸡的农户的免疫工作是难点,我们将组织防疫队伍重点攻克散养禽的免疫工作问题。


  [外国记者]:我有两个问题,首先,在您一开始的介绍里,您说在春节期间,由于家禽的转运会比较多,所以有禽流感爆发的更大的危险。我想问中国政府在这方面采取了哪些措施,以降低这段时间里禽流感爆发的危险?第二,在中国已经确认的人禽流感的例子里,我们没有发现在同样的地区有提到那个地方也有家禽禽流感的爆发,是不是这些地区有禽流感的爆发,但是没有公布出来?


  [贾幼陵]:我们预测在新年和春节两节期间,家禽的消费量可能要增加,长途运输比较频繁,因此禽流感有可能发生。我们采取的主要措施,一是继续加大免疫力度。我们目前的免疫力度在80%左右,如果免疫密度覆盖面基本做到全部免疫,再流通我估计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我们有一个现成的例子,香港人是最喜欢吃鸡的,香港本地也饲养了一百多万只家禽,全部进行了免疫,每年从内地要运进几千万只鸡,也全部要免疫的鸡,没有经过免疫是不能进入香港的。所以,香港最近几年,不论是市场上宰杀销售的活鸡还是农村饲养的鸡,都没有发生禽流感,人禽都是安全的。

  同时,我们需要加强产地检疫的力度,同时加强执法监督工作,使出来的家禽都得到切实的免疫,能够开具正式的合格的检疫证明,持检疫证明,才允许进入市场。

  第三,我们还是提倡集中屠宰,尽量以白条鸡上市,尽量减少活禽在大多数市场出现。很多城市已经采取了这种做法。我们想,要逐步推广集中屠宰,白条鸡上市的做法,减少活禽对人的感染机会。

  对于第二个问题,我们在全国5例人感染禽流感的地方,有2例是发生了禽流感,而且都及时进行了通报。

  对于安徽的2例和广西的1例人发生禽流感的地方,农业部门也认真地进行了现场调查和排查,对人发生病的这个农户家里的剩下的鸡都进行了采样。在广西这一户里,甚至把埋掉的死鸡挖出来,对死鸡进行认真的检测。

  按照农业部规定的检测方法,省一级经过PCR检测就可以得出结论。但是,我们都把它送到了哈尔滨国家参考实验室进行了认真的病毒分离工作,重复进行检查,这三起家里的活鸡和埋掉的死鸡,都未查出H5N1病毒。

  农业部并不想隐瞒什么疫情,因为这三起确实没有查到禽流感病毒,而且这三起都是在边远山区,地域开阔,空气也非常好,家里没养几只鸡,周围的环境非常优美,野鸟也很多,所以到现在我们和卫生部都没有找到人是怎么被感染的原因。

  人类禽流感的传染途径不仅仅是接触病鸡,也可能还有候鸟,接触候鸟的粪便,或者接触被候鸟污染的一些环境,比如说水源的环境,也有可能成为传染的渠道。另一个,我想全世界这样的例子也比比皆是,以中国香港为例,1997年18例中间,大约有三分之一没有找到传染源,我想我们今后还会作为课题认真查找疫源,防止人被感染。


  [外国记者]:如果鸡已经经过了免疫,那么它可不可以食用?食用是不是安全的?如果是安全的,为什么有些国家还禁止进口一些免疫了的鸡?


  [贾幼陵]:说实话,我也感到困惑,鸡确实是安全的,但是也确实有一些国家禁止进口免疫的鸡。

  我理解,这是一种传统的概念,认为免疫后的鸡仍然可能带毒,仍然可能排毒,仍然可能感染到其他的家禽和人类。

  但是,这是一种过时的理念。中国进行的多年实验证明,经过免疫的家禽是不会带毒排毒的。这个实验最近又被荷兰的科学家进一步证实,经过免疫的家禽,是不会感染到其他的家禽,也不会排毒和带毒。同时,这个理念已经被国际组织广泛接受,WHO、FAO和OIE都在不同场合肯定了当前家禽高致病性禽流感防治工作中免疫工作的重要性。

  到现在,有些地区仍然对免疫过的家禽不开关。但是,同时也有些地区,只有免疫的家禽才允许进口。


  [财经杂志记者]:我有两个问题。首先,目前农业部有没有对禽流感对我国经济造成什么影响进行统计?根据我们了解的一些说法,大概由于禽流感的爆发,可能对我国整个GDP的影响达到1%甚至达到3%,农业部有没有进行统计?第二,由于禽流感会对地方经济造成影响,会不会出现地方为了防止影响到自己的经济而出现瞒报的情况?因为我们采访的过程中,我们对已经公布的每一个爆发的地区进行采访,我们发现,越是经济不太发达的地区,比如说新疆,家禽的饲养量并不大,目前已经公布了7个禽流感爆发地,反而饲养量非常大、饲养密度非常集中,理论上讲更容易爆发的地区没有出现疫情,会不会有人考虑到地方经济的问题出现了瞒报?刚才贾局长介绍了,农业部依靠地方层层上报,有一个例子,目前安徽只出现一例禽流感,是一个举报人举报的,如果没有这个举报人的举报,也就是说,我们农业部发布的信息上,安徽将是没有发生禽流感的地区,农业部有没有派人自己下去监察的情况?谢谢。


  [贾幼陵]:禽流感对GDP的影响目前还没有算出来。但是,对家禽业的打击是非常大的。以黑山为例,应该说,黑山作为一个蛋鸡的养殖大县,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它不但影响了农民的收入,打击了畜牧业,同时,相关的饲料业和粮食加工业等等,都受到了连串的相关影响。

  但是,我们想,如果各级农业部门工作到位,使疫情尽快扑灭,我们可以把损失降低到最低。

  2004年,我国发生了50起疫情,当时涉及的面达到16个省,对家禽业的打击是非常大的。但是,疫情扑灭之后,家禽业迅速得到了恢复。2004年全年家禽饲养量还增加了2.1%,鸡蛋的产量还增加了4.5%。

  我们想,通过今年的疫情,进一步总结经验教训,改进家禽业的饲养模式,提倡科学化饲养,加大对疫病的防控能力,使今后的养殖业更能够抵御禽流感的冲击。

  我看到一个很好的信息,随着十几天没有发生疫情,目前各地的鸡蛋、鸡肉以及一些谷物饲料的行情都稍稍有一些回升或者停降。我希望疫情能够尽快的过去。

  至于新疆发生了11起疫情,安徽发生了2起疫情,就引出结论认为安徽可能瞒报,这个逻辑有一些问题。比如说,养殖密度最大的不是安徽,而是广东,但是广东的免疫力度也是最大的。

  对于瞒报的问题,动物防疫法也好、重大动物应急条例也好,都有严格的规定,对任何瞒报、迟报,阻碍他人报告疫情的,都有法律给予严厉的处罚。

  刚才有一张图,可能大家没有看到,关于我们的疫情监测体系。到今年,我们已经监测了292万份的样本,其中有20万份样本是省以上直接去调查取样的。同时,全国流行病学中心和农业部的疫病诊断中心经常派出人员直接下到基层,去调查和了解疫情。我刚才说过,这一个多月里,我们农业部自己接到了136起疫情的举报电话和举报信件,我们对每起都派人到现场进行核实,都找到当事人,找到举报者,进行检查。在当时,应该说瞒报的现象还没有发现,但是谎报的现象出现了,比如说鸡卖不出去,就把鸡弃养,或者就说它是禽流感,让国家来赔偿。

  并不是说因此就杜绝了瞒报的行为,但是,这一个是靠法律的制约,第二是靠各级政府的督察力度,第三,瞒报是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瞒报的结果造成了疫情的扩散,对当地的农民打击是非常大的。而且,农民得不到补偿,最终是要上报,最终会害了农民,也会害了这个当官的。


  [香港南华早报记者]:请问贾局长,你刚才谈到有三个实验室因为不合格被查处了,当中除了管教授那个以外,有没有也是从事高致病性禽流感研究工作的实验室?另外,据我们所知,现在只有哈尔滨国家参考实验室能从事有关高致病性禽流感的研究,国家有没有考虑允许有条件的实验室进行有关的研究?谢谢。


  [贾幼陵]:我知道这个问题出自于管教授,他说全国只有一家实验室允许做禽流感的实验。实际上这个概念是不对的,也是不完整的。我们有一个实验室的网络示意图,也就是说,中国有一个庞大的实验室网络,从最基层开始,每一个县实验室都允许做血清学检测。而在OIE和WHO的判断标准中,血清学就可以作为依据,也就是说,我们国家大多数县一级的实验室能够做血清性的判定。

  由于中国大面积实行免疫,所以血清学的判定只有用于判断免疫的成效,也就是说,今年到现在,我们靠基层的实验室已经做了270万份的血清学的检测。

  在这之上,有45个省一级的实验室,以及一些大专院校的实验室,参加了农业部统一安排的禽流感的比对实验。也就是说由参考实验室给他们提供盲样,检测他们对禽流感的诊断能力。

  这些实验室主要是用PCR的方法检测病原,检测病原的方法也是WHO和OIE作为确诊禽流感病例的依据。

  我们国家对禽流感判定的法律依据是,要求在PCR的基础上,再送到国家参考实验室,最后进行病毒的分离、鉴定,这项工作是由国家参考实验室来做的。

  也就是说在第二层,蓝色这一层的实验室,我们说的45个实验室,进行病原学的检测,今年进行了20.4万份,而且向国家参考实验室报告了40起禽流感的疑似病例。国家参考实验室最后在40起疑似病例进行病毒病原的分离,最后确诊了30起为确诊病例。同时,农业部的兽医诊断中心和国家动物流行病学研究中心作为机动力量经常去检查或者自己抽样,今年这两个单位已经抽检了5000份的病料进行检测。

  所以,管轶先生说,只有一个实验室能够参与禽流感的诊断工作和研究工作,这是不对的。至于说参考实验室只有一家,任何国家的参考实验室都是一家。对于美国来说,农业部对于禽流感的检测也是只有一家,卫生系统也有一家。中国对于禽流感的判定,一个是由国家参考实验室,是农业部的,另外是卫生部的CDC负责人的禽流感的最后判定。

  至于其他大专院校,如果达到了P3实验室的标准,他仍然可以申请,做一些禽流感的实验工作。但是,首先必须达到国家的认证,然后经过农业部的许可,可以采取动物源性的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研究,一次一批,这是按照国家法律规定的。

  刚才说到农业部处罚的实验室。我们在今年上半年对12家隶属于不同单位的实验室进行了抽检,包括农业部自己直属的实验室,以及中国科学院、教育部门的实验室进行了抽查。处罚了三家,一家是汕头大学的管轶的实验室,一个是中国农业大学的兽医实验室,一个是农业部云南热带亚热带动物病研究所,对他们保存的病毒分别进行了处理。


  [外国记者]:您好,中国曾在猪的身上发现有高致病性禽流感的案例。这个事件报道之后,给人们带来担忧,担心给人的健康带来威胁。过去一年中,随着你们的调查,以及中国改善了的举报制度,你们有没有发现在猪的身上存在高致病性禽流感?


  [贾幼陵]:在2003年底、2004年初曾经有个别案例,在猪的身上查到过禽流感病毒。

  从此以后,农业部加大了对各省的猪场进行大密度禽流感的监测。我们今年上半年下发的计划中,要求每个省至少对20个猪场进行抽检。最近,在9月底到10月初,我们对以前曾经报道出现过在猪身上查到禽流感病毒的省份进行了突击检查。

  从检查的结果分析,在以前发生过禽流感感染的猪场,目前猪身上仍然存在着一部分的抗体,但是比例并不大。

  但是,没有从一只猪身上查到病毒。这就说明一个很重要的信息,经过这两年的禽流感的防控,家禽带毒的比例越来越小,对猪的感染也越来越少。

  我们注意到,有些国家的猪确实感染了禽流感,农业部正在严密地进行防范。

  同时,也有一个信息,从新的研究来看,禽流感不一定非得经过猪的混合器才能对人进行感染,也不一定非得经过猪的混合器以后才有人和人之间的感染,所以,我们更重要的不是防止猪或者其他的什么动物被感染,最重要的是控制住家禽的感染。

[责任编辑:]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