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回信留言

首页>新闻发布>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2003年11月20日
答记者问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 www.scio.gov.cn   2003-11-20   来源:中国网
  

  [蔡名照]:记者现在可以提问,提问前请通报你所在的新闻机构名称,请。

  [中国信息报社记者]:原来的基本单位普查是涵盖全行业的普查,因此建立了我国基本单位名录库,而这次普查的目的之一仍是建立健全名录,但又没有包括第一产业。第一产业的资料放在哪里呢?在这当中会碰到一些什么困难呢?

  [李德水]:这个问题技术性很强。基本单位普查和原来的农业普查本来不是在同一时间进行的。我们这次把基本单位普查和二产、三产合在一块儿,作为经济普查,完全可以包括原来基本单位普查的内容,农业普查单独进行,十年一次。现在正在做经济普查方案的设计,这些问题我们都会考虑到。感谢你提醒我们基本单位普查和农业普查不要发生矛盾,我们会考虑。

  [外国记者]:你刚才提到对国民核算数据要进行修订,修订后的数据要进行历史性的修正。我想知道你是否有一个时间表?什么时候对GDP数据进行修订然后公布于众,对历史性的数据修正到哪一年?第二个问题,现在国家统计局公布了前三个季度的GDP数据,有很多国际上批评的声音出现,现在中国是否有可能对今年一至十月份的数据,就是前三季度的数据进行修正,有没有这样的考虑?

  [李德水]:修正的时间表我们正在安排,美国以季度来说,是15天第一次,45天第二次,75天第三次,我们大体上考虑也是按这样的时间来进行。历史数据、年度GDP数据的修正,实际上,过去对总量都做了修正,问题是我们在速度上没有进行同步的调整。我们在年度GDP数据上重点是要把速度做一个调整,同时要公布。我们公布也是统一在《统计年鉴》上公布的,一般的公众不太关注,或者看不到,我们的网上是有的。修订历史数据究竟到哪一年?像美国是1929年,我们究竟到哪一年?(扭头问林副局长)

  [林贤郁]:我们最早的修订是在1952年。

  [李德水]:具体的措施我们还要进一步地完善,将正式文件公布于世。
关于第二个问题,一到十月份,我要说明一下。一到十月份我们没有公布GDP的数字,因为我们是按季,是一到九月份的数字,8.5%的增长率,大家都知道。我也注意到,社会上,包括国外,对我们一到九月的增长率8.5%提出了一些置疑或者是批评。对这些批评和置疑,我首先表示感谢和欢迎。因为这样做是出于对我们的关心、帮助,多数是好意。

  第二,统计数字、国民经济核算数字不是企业的财务,是独立、科学的统计数字,是反映总水平和发展趋势的。可以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统计数字是能够完完全全反映真实情况的。统计是依据方法、制度、抽样调查、普查、报表等等,是国际上普遍采用的手法和办法、手段,做出的核算反映了经济和社会的一些基本情况。我可以很自信地告诉大家,中国的统计工作在方法、制度上是基本上和国际接轨的。我们很多的方法,国外做到的,我们也学会了。只是有些方面还没有学得很好,比如刚才前面通报的GDP的核算和公布,我们就存在一些缺点。

  但是,我又可以自信地告诉大家,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基本上反映了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实际水平和发展趋势。

 几十年来,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经过了多少次的调整,在制定宏观经济政策和调整政策的时候,可以说,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据是重要的依据。如果说我们的统计数据是背离事实的,都是虚假的,那么,我们的宏观经济政策又如何能正确呢?几十年来的历史证明,我们的每一次调整都是正确的。中国这几十年的发展,取得了辉煌成就,说明我们的政策是正确的,也说明我们的统计数据是基本可信的。

  具体地说,对统计数字的批评,不外乎是两种。一种是说中国的统计数字水分太多,是虚假的,明确提出中国崩溃论,说中国是在假数据上的虚假繁荣,是不能持久的,这样一种观点、一种理论在前些年的国际上传得沸沸扬扬。

  今年以来,有人主要批评一件事,认为我们公布的数字偏低,压得太凶了,把真实的增长指标人为地降低了。国际上有些人看到中国经济增长这么快,这么有生气,感到一种不自在,甚至提出中国威胁论。更多的人,特别是我们国内的一些同事、朋友,则是从一些具体的指标上推算,觉得可能低估了。

  我想做一点具体的解释。第一,这种分析从单项指标,比如工业增长率、货币供应量增长率、进出口这几个单项来看,都不应该是8.5%的GDP,都会产生余量。但是,国民经济核算可不是从几个简单的指标推算就知道了。我们核算司许司长带领了好几十人进行核算。具体地说,比如工业增长率,看起来我们公布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一到九月增长率达到16.2%,但是大家没有看到另外一方面,规模以下的工业增加值增长率只有6.2%,加起来后,全部的工业平均增加率只有11.6%。

  再比如说,前三季度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长30.5%,是很快的,但我们不能简单地把30.5%乘以固定资本形成在GDP当中占的份额(将近40%),得出GDP增长12%,这种算法也是不科学的。

  因为固定资产投资要转变为固定资本形成,进入GDP的核算数,还要扣除土地购置、旧厂房和旧设备的购置,因为这些都是以前创造的GDP,这些购置只是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转换,并没有为当期的GDP做出贡献,这是要扣除的。今年土地价格长得比较迅猛,扣除的分量也比较大。

  还有一点,就是人们往往忽视了或者忘记了今年非典疫情对我国经济的影响。今年上半年非典疫情对我们的第三产业的影响和冲击是相当严重的。社会服务业经过快速调查,上半年由于非典的影响,与去年相比负增长,下降了14.8%。汽车、火车、飞机、轮船的客运量全部是负增长的,直到十月份。一至十月份的累计数还是表现为负增长。当然,八月、九月、十月恢复得很快,但是,整个累计还是负增长的。

  最后一点,由于自然灾害比较频繁,农业生产,就是一产的增加值增长比较缓慢,是比较低的,前三季度只有2.8%,而去年同期是3%。根据这些情况,我们进行核算,得出的一到九月份经济增长率是8.5%,我可以很坦诚地告诉大家,国家统计局在核算这个数字的时候,没有人为地去压低。我们是按照原有的方法、制度,实实在在地核算出来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是从统计科学技术上讲,还是从统计工作职业道德上来说,我们认为这个数字是可信的。

  当然,这只能反映我们现在的认识水平,随着基础数据和专业数据的不断丰富和完善,我们将进一步地核实一到九月份GDP的数字,使我们的认识不断地接近真实,不断地把实际的数字更加准确地反映出来。修正以后的数字,也可能在明年适当的时候向大家公布。谢谢。

  [中央电视台海外中心记者]:李局长,我们注意到,这次GDP核算和数据发布制度的改革,可以说解决了我国在这方面技术透明度和可信度的一些问题。但是,对每一项改进工作,人们更关心动态的数字,也就是更关心准确率的问题。这项改革工作对提高我国的统计数字准确方面有哪些帮助呢?谢谢。

  [李德水]:这项改革显而易见的作用,是我们能够及时地准确把握和评价GDP的实际情况。包括我们的公布方式,像今年就有三次公布GDP的数字。从国家宏观决策来说,有助于更深刻了解经济运行的情况,能够发现问题,制定宏观调控的措施,而不是像以前那样,一次说了就算了,以后没有什么变化,看不出我们不断变化的情况。这对宏观调控政策的制定是有帮助的,对社会各界以及企业家个人的经济活动也是有指导意义的。

  [北京周报记者]: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李局长刚才提到前几年国外老批评GDP有虚假,甚至引发了中国崩溃论和中国威胁论,我们也反驳了这种观点。我国统计局改变GDP,是不是会让外国人认为以前的统计确实存在错误,这次改革其实是在修正,会不会有这种想法?这次改革和中国崩溃论和威胁论有什么关系?第二个问题,我们以前统计的时候,有好多领域没有细分,国外统计方法都是细分的,比如工业方面,我们是按国有和非国有来划分,而没有按照制造业、电子业方面来分,这次改进会不会细分一下?中国存在一种隐性经济,没有受到工商部门的监控。这种经济,在农村尤其活跃。这种监控在GDP没有体现出来。在这次改进当中隐性经济是否会体现出来?

  [李德水]:这个问题提得很好。我从来不认为中国的统计制度和方法是尽善尽美、无懈可击的。特别是在中国从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轨的过程中,我们的统计工作、统计方法、统计制度存在着许许多多不相适应的地方。计划经济时代,我们基本上是沿用前苏联的统计指标体系。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已经在这方面做了许许多多重大的改革。但是,一个旧的经济体制的消亡,不可能在一个晚上所有的影响和痕迹都不存在。反映在统计制度方法和统计体制的改革方面,也将是一个长期的、艰苦的过程。

  今天向大家通报的这两项改革,仅仅是我们正在设计和推动统计体制改革的诸多方案中、诸多项目中的两件事情,根本不足以证明我们对过去或者直到现在国外的一些所谓中国威胁论、中国崩溃论说法的一种认可,或者由于它这种议论我们自己才改进。这两码事是根本毫不相关的。中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蓬蓬勃勃、如日中天,根本不存在中国崩溃的概念和可能。中国现在、过去和将来都不会对邻国以及对世界构成任何威胁。我们中国走自己的路,我们谋求和全世界共同发展、共同繁荣。

  作为中国的统计部门和统计工作者,刻意追求的目标是要把我国的统计制度更加完善起来,形成符合中国国情,符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又和国际上接轨的通用的一种统计体制。摆在我们面前的任务还很艰巨,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我们会努力去做,一定会把中国的统计水平提高,使统计方法、统计制度更加完善,真正做到透明、公开、科学、准确,不辜负大家的期望。衷心地希望社会各界,包括新闻界的朋友们,更多地关心、支持、帮助我们做好统计工作。谢谢大家。

  对不起,还没回答第二个问题。刚才说到行业分类、规模以上的工业,这提得很好,我们正在研究这个问题,正在做改进。至于隐性经济的问题,我们也正在研究。八月份我到意大利拜问了意大利国家统计局局长,他对隐性经济很有经验,我们正在研究。

  这个问题在全世界有相当大的普遍性,我承认中国也存在。最近我看了一篇报道《俄罗斯的经济实力有多大》,这篇文章里分析,俄罗斯的隐性经济41%,还有一个说法是50%,隐性经济占比例很大。

  [外国记者]:我有三个问题。在你刚才解说时说到把建筑业这一部分纳入到新的经济普查当中去。我知道,现在中国有许多楼房都是空置的,空置在GDP当中如何反映出来?第二个问题,你说现在中国还有一些其他的普查,我想知道具体到每一个普查有多少人手帮您做这方面的工作?人力资源是怎样的?另外一个是有关历史性的问题,做GDP调整的时候,你要做GDP历史性的调整,在大跃进的时候,那个时候的数据根本是不真实的,没有一些可信度,你做历史调整的时候,如何考虑到当时社会上的一些动荡所造成的数据不准确、不真实,如何处理这样的GDP数据呢?

  [李德水]:建筑业要列入普查的范围,我刚才说了,建筑业的增加值占GDP的8%到9%,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对于空房率,根据我的记忆,今年的空房率并没有明显的增长。中国的房地产业,空房率基本处于正常的状态,不可能说房子一建好马上就卖出。一般空房率的计算,建完以后,没有卖的就是空房,有的是一年以内或者一年以后没有卖的算为空房,有不同的方法和标准。从现在来看,空房率的问题并不是很突出的一个问题。今年全国房地产总体上销售是很旺盛的,总体上可以说也是健康发展的。至于普查的人力问题,我可以告诉你,中国别的不多,就是人多。仅我们统计系统就有十万多人,在人口普查当中,动员了全国三百万人,有来自全社会各方面的人,还有临时聘请的一些调查小组。人不用发愁,钱也是有准备的,经费都会有安排。我们完全有力量把经济普查搞得深入、细致,当然,这也是我们努力要做到的。

  关于第三个问题,历史数据的调整。这个问题提到了五八年“大跃进”的时候,还有“文革”期间动乱的时候。确实,当时的历史数据比较混乱。作为统计工作者,有一套办法、一套经验可以推算。我告诉大家一个秘密,1958年大炼钢铁,当时钢产量已达到1070万吨,但最后在统计报表上没有反映,是九百多万吨,最后统计的时候还是要核实的。

  美国1929年出现经济大箫条的时候,十年箫条,情况非常严重,50%的银行倒闭,70%以上的钢产量下降,到1933年,美国的GDP下降了40%,是一片混乱的景象,很残酷的景象。当时有一个传说:有人来到旅馆,老板问他,是找一个房间住还是找一个房间跳楼,如果跳楼就安排高一点,如果住的话就安排好一点的房间……这虽然是一个笑话,是《美国经济史》这本书上写的,说明当时场面的残酷性。但是,美国的经济统计,历史数据调整,一次调整29年,这十年大箫条的时候非常混乱,都有办法调整过去,一直到1939年,美国的经济规模才达到三千多亿美元,才恢复到1928年的水平,怎么调过去的呢?我们也可以向美国学,他们能做到,我们也能做到。我们在“大跃进”和“文革”的时候,虽然也有一些数字不清,统计部门还是有办法推算的。

  [蔡名照]:今天的记者会到此结束,谢谢各位。

[责任编辑:徐庆超]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