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回信留言

首页>新闻发布>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2001年08月23日
答记者问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 www.scio.gov.cn   2001-08-23   来源:中国网
  

  [新华社记者]:卫生部公布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中有多少人是通过非法采浆的途径感染的,为何过去没有见过报?

  [殷大奎]:关于疫情问题,我们发的材料中,大家可以看到。刚才新华社的同志提出来的问题,可能主要是基于这样一些原因。以前我们统计的,是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疫情统计表统计的,当时世界卫生组织疫情统计表在经血传播途径中,只有两种分类,一类是经静脉注射毒品,一类是经输血,或者输血液制品这么两类,没有经采供血专门一栏。这样的话,我们当时就没有这个方面的报道。由于非法采供血浆感染上的确定是比较困难的,大家知道这个道理。因此对于这一部分,原来各个省上报疫情的时候,就把这一部分填到不详一栏中,就是原因不明这一栏中。现在要准确地区分它,也是很难的,我们现在正在做这个方面的工作。1998年世界卫生组织在修改疫情报告这个表格的时候,仍然没有采取经采供血这个途径的栏目,但是加入了一个"其他已知道的传播途径"这么一栏。所以,我们就将采供血途径传播这一栏,加在已经知道原因的其他的原因里面去。

  [殷大奎]:根据调查,卖浆的活动主要是发生在1995年前后,地点主要是在中国中部地区的部分省,而且是成灶状的分布。目前我国估计艾滋病毒的感染者超过60万,所以如果按照98年以后经血传播,已经有了比较明确的6%的数字来看。我们估计推算,大概有3万、4万,或者更多一点,有些专家估计,大概可以到8万到10万。但是我们根据这样一个情况推算,大概有3到5万。因为非法卖血是指没有经过合法批准的血液和血浆的采供机构跟医疗部门进行的一种商业性的活动,就是卖血或者卖血浆。是属于政府打击的范围,所以提供非常具体的数字,难度是比较大的。

  [外国记者]:血友病的传染情况,法国有这样的报道,中国我没有读到,我想了解一下中国血友病的情况,有没有血友病传染的数据?

  [殷大奎]:血友病是由于第七因子或者第八因子缺乏所引起的,由于一个人一次抽取的血量有限(一般为200-400ml),因此就需要从很多人的血里面来提第七、第八因子,因为是从很多人身上提,如果有一个人血里面HIV阳性,就可能造成对血友病患者的威胁。我们国家在八十年代,有好几例就是因为输这种第八因子造成的血友病患者HIV感染。我国现在到底有多少血友病,我现在提供不出来数字,因为比较少,所以血友病没有纳入到人群发病情况统计中,但是确有输了第八因子以后造成血友病患者感染HIV的。

  [殷大奎]:八十年代,法国因为血友病患者输入凝血因子造成好几千人感染艾滋病病毒,现在大部分都已经死亡了,只留下一小部分。另外日本也是当时进口没有经过灭活的第八因子,造成了全国30%的血友病病人感染艾滋病病毒。我知道的还不止这几个国家。

  [外国记者]:我读了一下你们发放的新闻材料,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根据你们发放的新闻稿,你们提到你们的一项行动计划,要在2005年底以前将艾滋病病毒经临床输血传播的平均水平降低到1:100000以下。我想了解一下,现在艾滋病病毒经临床输血传播的平均水平是多少呢?第二个问题,同样与新闻材料有关。根据这份新闻材料,你们提到,现在经过非法的暗娼传播艾滋病的势头在进一步抬头,进一步增加。实际上尽管中国政府作出了很多努力打击暗娼,但是暗娼的现象仍然在迅速发展。我想问的是,除了通过国家的强制力量来压制暗娼以外,你们有没有考虑采取其他的方式,比如说使暗娼合法化帮助解决有关的问题,比如说允许暗娼合法经营,并且允许她们进行定期的身体健康检查?

  [殷大奎]:从全国来说,经血传播,刚才我说到是占整个感染者的6%。由于经过这些年的整顿,严格管理,目前一般输血是安全的。但在艾滋病高发区,局部地区可能超过1/万,甚至达到3-4/万。但就全国而言,我们监测的经血传播控制在接近1/10万的水平。第二个问题,我想在我国,暗娼是传播性病、艾滋病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国家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但并不是单纯的只是一个打击,其中就包括对高危人群进行健康教育、高危人群的同伴教育,以及一些干预性的措施等等。但在我们国家,把它公开、合法化,我认为不可能,也不应该。

  [记者提问]:以前提到,在中国经过输血,或者血途径传播艾滋病病毒的有三到五万人,我想了解这个数字是怎么得出来的?是否经过了全面、综合的调查?据我所知,有一些村民,他们即使患有艾滋病,他们自己还不知道,或者说他们知道了又不敢告诉自己的邻居,我想这个数据怎么得到的?中国有多少人经过血途径传播艾滋病的?另外,艾滋病大部分的案例发生在中国中部的省份,据中国媒体报道,有一些去河南省供血的人是从四川等省份去的,他们一旦献血以后,回到家乡,会不会把艾滋病病毒传染到其他的省份?你们怎么确认他们不会传染到其他省份?还有,经过艾滋病感染的血液有没有输往海外?

  [殷大奎]:要非常准确的数字是很难的,不要说在我们国家,在哪一个国家,包括有些发达的,对疫情报告最为严格的国家或地区,这个数字都可能是相对准确的,这是我的认识。因为影响的因素太多,艾滋病不单纯是一个疾病,涉及到社会、伦理,涉及到法学、民族、宗教等等,涉及到各个方面的问题,我想这是我的一点认识。另外,我们怎么到来的数据?我刚才说了,因为多年来,我们在这方面做过一些流行地区的调查,我们在全国现在设了好几十个流行病区的监测点,对普通的人群,对高危的人群,包括对现在感染比较严重的这些局部地区,比如说你们知道的像河南上蔡县,以及其他的一些地方,经过多年的流行病区的调查以后得出来这些数字。

  [殷大奎]: 60万,这是一个重要的数字。另外经血传播占总数的6%。怎么不算100万?150万?20万?要估计为去年年底是60万,这是很严格地经过了流行病区的调查,是和专家共同研究的结果。如果大家愿意听,我想简单地把这个60万说一说,因为你们问这个数字,你说三五万,我说三十万,五十万,我想这个60万的数字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大家愿意的话我想介绍一下,为什么说我们去年预计感染超过60万?

  [殷大奎]:主要是三个方法计算的,结果都差不多。第一种方法,我们是根据全国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报告上升的速率。1998年底,我们累计报告HIV为阳性的是12639例,到1999年底增加到17313例,到2000年底又增加到22517例。所以,从我报告的情况,由12000多例,增加到17000多例,增加到22000多例,这三年间,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是逐年增加的,而且这个比例都是在35%、37%和30%之间。所以,从估计的HIV感染的人数来看,1997年是30万,98年和2000年每年上升的速度几乎都是三分之一,所以说每年是10万,原来97年是30万,每年增加10万,去年年底是60万,这是一种计算的方法。

  [殷大奎]:第二个方法是哨点的监测,在全国有几十个哨点,特别是在一些高危地区设了哨点。比如说云南、新疆、广西、四川局部地区,而且是不同的类型,有些是吸毒的,有些是嫖娼的,有经血传播的,有经性传播的。监测的情况看,1998年、1999年及2000年三年来我国各类高危人群HIV感染上升的速率基本上是一样的。因此估计增加的感染人数也相近,这是60万的第二个原因。第三个原因,今年二月份在北京召开了监测专家的会议,他们的结论是:我们现在是处于一个相对的、平稳上升的状况,既不是爆发,又不是停止了流行。所以基于这几个原因,我们定为60万,按照6%的比例,就是3万多人。在以前,控制措施稍微差一点,我们估计到5万,专家说8-10万,我想这是最多了。

  [国际工作电台记者]:我想接着新华社记者的提问继续问下去,因为您刚才没有完全回答他的提问。在河南有一些勇敢的医生和记者,他们敢于把这么严重的事件予以曝光,不管是非法的还是合法的,在公立医院进行的采血和供血的过程中发生的感染事件。我想此后,中国的卫生部,还有其他一些政府部门,一直都在试图把这个消息加以封锁,并且向有关的记者和医生施压,让他们不要把这个消息公之于众,而且压制的努力也进行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差不多有两年多了。我想,您作为部长是有责任回答这个问题的。如果当初是您阻止了有关信息的公之于众,那么,很可能您就造成了更多的感染的案例。同时,当地的一些医生也做了一些调查,他们认为当地受血者、供血者当中差不多有50-60%人是遭受了HIV病毒的感染,呈HIV阳性,您如何看待他们的研究结果,您是否认为他们的结果是不可靠的呢?

  [殷大奎]:说话要有证据,没有证据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中国政府对这个问题非常重视。从卫生部来说,我们一直在引导基层怎么样正视这个问题,而不是像这位记者说的封锁,你有什么证据说卫生部在封锁这个消息?我们这两年做了大量的工作,你可能知道,我前不久专门带了一个队,就是负责去做工作的。我想在基层的情况下,很难保证他们的认识有相当高的水平,但是从绝大多数,包括河南省的领导来说也想解决,但是难度很大,因为到下面去,首先要解决他们的思想问题。

  [殷大奎]:我想说几个细节,你看中央是否在封锁这个消息,还是相反?这两年来,我们派了不少的专家,包括今天在座的有一些,他们可以证实,就是为了解决基层的认识问题。他们认为你公开了,就影响当地的发展。我们认为应该主动地把这些情况如实地反映,这样才能面对现实,采取有效的防治措施。我们的张部长曾经到河南去过,前不久我又专门带了一个队到那儿去。临到那个村头一天晚上,我们一直开会研究到晚上12点多。为什么呢?因为有一些基层,特别是一些最基层的同志,认为我们不能去,你部长去了,电视一放、新闻一播,不是把这个地方搞乱了吗?本来它的菜、猪、肉、劳务就不能出去。我们就讲一个道理,一定得公开,不能这么认识。最后甚至有个别人说,殷部长,你来,我欢迎,你来,代表艾滋病患者,代表感染者的利益,但是,你忽视了我们村三千多人,绝大多数健康人的利益。他们这么说。所以说,不是我们有意在封锁,是老百姓,基层的认识问题。我们花了很多时间让他们的认识转过来。实践证明,河南省,特别是今年以来,在那个地方加强了很多工作,卫生部专门做了一些工作,特别是救治的问题、生活上的问题,特别是认识上的问题,后来他们反映还是比较好的。对于一个基层来说,一个贫困的农村来说,有一个认识的过程,而这个认识的过程,不能把它强加在中国政府身上,说中国政府封锁消息。当时新闻记者、电视台的记者都去了,他们可以证明我不是说瞎话。

  [中央电视台记者]:目前我国和国际上对于艾滋病的治疗,有没有最新的进展?到目前为止,有没有相关的特效的药物和特殊的治疗办法?

  [殷大奎]:我不是这个方面的专家,但是也了解一些情况,我如果说错了,专家可以补充。第一,艾滋病完全可以预防,但是不能治愈。第二,药物有效,但是不能根治。比如现在用的蛋白酶抑制剂,其他的抗病毒的抑制剂,也就是鸡尾酒疗法,这个方法有效,但是太贵、疗程太长、毒副作用太大,不能停药,一停就犯,所以不能根本解决问题。另外我们国家的传统医药在这个方面也有一定的疗效,就是用了以后症状可以得到改善,生存的时间长一些,有一些免疫系统,比如CD4细胞可以得到改善,但是病毒的载量减少得不明显。在方法上面,最近国外有一些进展,以前长期服的,现在可以采取间断服用的办法,可以减少一些药,减少毒副作用,跟原来坚持天天吃效果是一样的。母婴治疗也有比较大的突破。服药以后,采取一些干预性的措施,比如说剖腹产,比如说孩子生下来以后,不吃妈妈的奶,特殊的情况最多吃半年。这些效果都是比较满意的。

  [美国之音记者]: 现在中国只有很少数的人了解如何预防感染上艾滋病,我想问一下,通过你们的调查是否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

  [殷大奎]:是这样。中国是一个发展中的人口大国,各地的差异很大,所以进行健康教育的难度非常大,而且还涉及到各民族。虽然这些年来从政府到我们专业人员,包括非政府组织,都进行了大量的工作,就是宣传、教育,怎么样预防、控制艾滋病,现在的知晓率仍然不高。包括一些高危人群,比如说吸毒者,特别是静脉注射的,特别是在一些收养所、劳教所、卖淫的妇女,他们也就是30%、40%的知晓率。一般的人群,特别是边远、贫困的地方比率就更低一些。我们非常希望,像美国这样一个艾滋病比较多,另外工作也做得比较好国家,能够给我们提供一些更好的经验,或者怎么样在中国把健康教育工作向前推进一下。

  [外国记者]:前面听了介绍,了解有相当多的人是因为输血,或者卖血感染上了艾滋病病毒,我想了解中国的卫生部有没有任何计划,打算在经济上为这些人给予帮助和支持,使他们不再卖血?

  [殷大奎]:艾滋病虽然是一个疾病,但是是一个社会问题,它不仅仅是经济发展了就可以解决的问题。比如说现在很多经济发达的国家同样有艾滋病,而且很多。但是,经济发展了,老百姓的文化素质提高了,接受这方面的教育效果可能更好一些;还有,也不会因为这个去卖血。所以这就是世界卫生组织为什么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把采供血作为一个传播途径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但是,在我们国家局部地区的确有一些人没有这个知识,另外也是作为改善生活、提高生活水平的一个途径。比如说河南上蔡县的文楼村就是这样,基本上吃、穿没有问题,但是要建房子,有时候就要找其他的办法。其中有一些不法分子,利用这个机会去收买血浆,农民又没有这个知识。所以,我想主要还是要通过发展生产,提高、改善老百姓的生活条件来解决。但是中国这么大,中国政府有一个"八七扶贫攻坚计划",就是1993年开始,通过七八年的时间解决八千万贫困老百姓的问题,到去年年底,基本上完成任务。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对这部分患者,要全部由国家包下来是很困难的,但是,大多数人,应该说还是得到了妥善的处理。比如说,我最近到河南去看了一些地方,包括到其他地方去看,包括孩子上学的问题、吃饭的问题,基本治疗的问题,还是得到了保障。但是要全部由国家来解决,解决得很好,目前还办不到。

  [德国一家新闻单位的记者]:在中国中部一些省份艾滋病经血液途径感染的情况,血液和血液制品有没有流向中国其他的城市,另外有没有流向海外?在阅读你们散发的新闻材料的时候,看到今年上半年艾滋病感染者增加了67%;前面你介绍,过去的三年每年差不多是30%。67%的数据是否表明你们艾滋病预防和控制已经失控了,或者有什么其他的原因?

  [殷大奎]:虽然都是由血液途径传播的,但是真正的由输血,或者是血液制品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比较少,大量的是由于非法采供血浆所引起的。这部分都是卖血的人,而不是输血的人。这是一个专业性的问题。非法采供血因为是政府打击的,所以私自偷采,在条件很差的情况下,再加上卖血者有积极性,所以局部地区就加速艾滋病毒的传播。

  [殷大奎]:这里我说一下非法采血浆的过程,采浆者把卖血者的血抽出来,把血型一样的,就混在一起,放在一个大的容器里,进行离心,进行分离。分离以后,上面的蛋黄颜色的叫血浆,收集后可来做白蛋白、凝血因子等,沉淀下来的有红血球等有形成份,用生理盐水稀释以后又输还给卖血者,所以这是造成艾滋病毒传播的重要的原因。按照正规要求是绝对不能混的,我的血抽出来,离心了以后,我的血球就输给我。但是他们为了谋求利益,为了求简单,就混在一起,如果我的血里面有艾滋病毒,混在一起的话就可能对其他没有艾滋病毒的人也造成感染。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概念。真正的由于输血,或者血液制品引起来的很少,现在一共是276个人,大量的几万人,都是非法的单采血浆,单采血浆以后,这个血浆做成白蛋白,还要经过一系列的处理,病毒是可以杀灭的,所以如果严格地按照程序,就不会造成其他人,更不会造成国外有人感染。

[责任编辑:徐庆超]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