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回信留言

首页>国新视频>追梦新时代
助残先进曹鹏:孤独症拥抱我 好像全人类在拥抱我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 www.scio.gov.cn   2019-05-16   来源:国新网
  
视频下载地址

  各位好,我叫曹鹏,今年94岁,我是1925年出生的。1946年,我进了解放区的山东大学文艺系,我就一直担任文工团的指挥。

  助残模范曹鹏,1944年加入新四军政工队,1955年前往莫斯科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留学 ,随后举办多场音乐会,将中国音乐带到了世界很多国家,1961年回国担任上海交响乐团一级指挥,一直到75岁离休,开始投身公益事业。

  我做了十多年关于孤独症的事情,叫天使之音沙龙,我们把孤独症叫做天使,他们很聪明,但是他们非常非常困难,因为孤独症这个事情,世界上没有医疗的办法,我们去年举行了一个国际论坛,9个国家的专家在上海发表见解,没有任何的药,这是还没有解决的。但是他们看了我们用音乐改变他们,他们觉得很惊奇,他们说是罕见的奇迹。

  我们说,我们不是医生,我们只是想办法,因为我全家都是音乐家,我两个女儿都是音乐家,我夫人是音乐学院的教授,我的外孙也是搞音乐的,我们就是用音乐的能力来解决。关于孤独症的事我可以讲三天三夜讲不完,十几年了,我们全家都在做。

  现在给大家看一个字,中国的繁体字叫听,大家看,耳朵旁,底下一个王,可见耳朵就是人的“王”,旁边一个身体,下面一个心,也就是说,任何事情都是从耳朵到心里,耳灌心,耳通心,心好了就健康了,孤独症的耳朵是不听的,我第一次碰到他的时候,非常困难,他家长说,他有眼不看你,有嘴不讲话,有身体不碰你。现在我让孩子们上舞台演出,每次都会拥抱我。孤独症拥抱我,好像全人类在拥抱我,我非常感动。所以我每次演出都非常感动。

  有一位美国专家,拍《雨人》电影的导演,还有美国基金会的主席,直接到上海,听了我的演出以后,直接到我家里跟我讨论。哈佛大学一个教授,孤独症专家,到了上海,我们请他作报告,他说我不能讲话,我听了你们的演出,你们已经颠覆了我们对孤独症的了解,他说你们才是作报告的。所以,这个“听”,我下面注了英文,耳朵的英文是Ear,我跟导演讲,Ear也是“王”,Ear旁边加一个H,就是“听”了,那边再加一个T,就变成“心”,我说你们英文和中文,虽然远隔万里,但是心是相通的,他听了以后非常高兴。

  而且我举例子给他,孤独症的孩子非常聪明,他们已经看五线谱了,一遍两遍就背出来了,正常人背不出来。而且里面的和声、低音,我一个一个考试,都是对的。但是他们的节奏不行,他们的生活状态是很随意的,所以我刚才听刘芳老师讲,要学文化,我们专门给孤独症的孩子学文化,有了文化,才能提高他们的思维。

  现在我一直在呼吁的事情,就是办一个孤独症的专门学校,要学文化。现在我们是补习的,每次都给他们补习文化,请了特殊教育的专家,教孩子们很困难,我们一开始学音乐的时候,有的来了以后,头撞墙,有的来了以后就睡在地上,有的拿棍子教他敲打击乐,他敲我的背,我很高兴,他能敲我的背,说明他跟我好了,他能拥抱我,所以我们要懂得爱。

  我一直讲,大爱无疆,我们要有爱心,要有耐心,要尊重孤独症的孩子。孤独症的孩子很聪明,但是他们的家长很痛苦。一个孤独症家长讲,现在社会没有人理解我的孩子,我不能带他出去,我带他到商场,商场说你这个孩子这么坏,拿了东西就扔掉,因为孤独症的孩子不知道,孤独症的孩子不知道这个水烧开了,他没有烫的感觉,他不知道这是煤气,家里人都非常小心,他不知道这是刀会把我自己的手砍了。所以孤独症的孩子家里非常痛苦。有一个人工作,一个人一定在家里,24小时陪着他们。这个家长讲,我要走了,一定带着他一起走,因为没有人理解,我们全哭了,全感动了。所以,我们要多宣传孤独症的事情,让全社会来关心、爱护他们。

  在静安区区政府和社会人士的关爱、赞助下,成立了“爱·咖啡”实践基地,专门训练孤独症的孩子烧咖啡、制作咖啡。

  孤独症的孩子一生永远依靠着妈妈,依靠着别人,现在我们要让他们独立,要让他们服务于社会,这个基地是中国儿基会授牌的,叫“爱·咖啡”实践基地。为什么叫“爱”?AI中文就是爱的意思,另外Angel是天使的意思,Autism是孤独的意思,所以是“爱·咖啡”,欢迎你们到上海。

  至今为止,“天使知音沙龙”吸纳了70名孤独症孩子,进行了逾百场公益演出。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刘健 ]
相关链接>>
  • 自强模范彭超:相信自己 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
  • 自强模范刘芳:从黑暗走向光明照亮自己照亮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