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丝绸之路上的“突围”与“坚守”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 www.scio.gov.cn   2014-08-19   来源:重庆日报
  
 

委员们考察新疆高原草场生态保护情况。本版图片均由记者戴娟摄

委员们考察阿拉山口口岸海关监管区。

实施“三河贯通”工程后,库尔勒成为“塞外水乡”。

  核心提示

  重庆、新疆,同处丝绸之路经济带,渝新欧专列,更是让两地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8月8日至15日,住渝全国政协委员赴新疆开展一届一次的跨省考察,上万公里的航程、3000多公里的车程,一路走来,大家对新疆对外开放和生态建设有了更深的认识。

  新疆很大,总面积166万平方公里,是陕、甘、宁、青四省区面积的总和,相当于16个浙江省。但新疆又很“小”,绿洲面积只有7.07万平方公里,仅占全疆国土面积约5%。

  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提出,把新疆建设成“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新疆确立了“环保优先、生态立区”战略理念。新疆如何在开放发展中,让绿洲不受污染破坏,成为一个值得关注的话题。

  围绕对外开放和生态建设两大主题,8月8日到15日,住渝全国政协委员来到新疆,沿途考察输油管线、国门口岸、油气加工、旧城改造、湿地湖泊、戈壁沙漠、高山林场、民族文化等项目,切实感受到了新疆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寻求发展的“突围”和对生态保护的“坚守”。

  阿拉山口口岸

  不再满足于只做“大通道”

  8月9日上午,天气晴好。考察团第一站到了阿拉山口口岸。

  阿拉山口口岸位于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境内,是集铁路、公路、输油管道三种运输方式兼有的国家一类口岸,也是渝新欧专列在国内的最后一站。

  汽车行进在路上,考察团成员远远看见,铁轨闪亮,一列钢铁巨龙飞驰而来,向着阿拉山口乘风而去。或许,这正是一列开往欧洲的渝新欧专列。

  站在国门界碑处,住渝全国政协委员、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质量中心成品检验部组长邹先荣显得格外兴奋,脚下不远处,正是渝新欧经过哈萨克斯坦通向欧洲的铁轨。经他亲手检验的零件产品,正是通过这条线路,运向设在欧洲的工厂。

  邹先荣对渝新欧有着特殊情怀,他说,“渝新欧”国际大通道利用铁路国际联运将我国西部市场与欧洲联结起来,与海运相比,时间上节省一半;与空运相比,成本亦节省不少,而且运行过程中实行“一次申报,一次查验,一次放行”,可说是我国西部地区产品进入欧洲市场的黄金通道。

  看着远处驶向阿拉山口的列车,住渝全国政协委员、市政协主席徐敬业深有感触,他说,渝新欧铁路大通道从重庆始发,越巴山渝水,经新疆出国门,服务于国家新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也串起了新疆与内地牢不可破的经济、文化、人员的互动交流,渝疆两地应合力经营好这条大通道。

  特有的交通区位优势使阿拉山口成为我国开拓中亚、西亚和欧洲市场的重要节点,更是让新疆从原本的交通末端成为我国向西开放的前沿。

  据介绍,自1992年正式开办国际货物联运以来,阿拉山口铁路口岸年过货量从最初的20多万吨增加到2013年的1775万吨,年均增幅达20%以上。截至2013年,阿拉山口口岸年过货量已连续16年居全国铁路口岸第二位,其中出口量连续6年居全国铁路口岸首位。

  处于对外改革开放前沿的阿拉山口,也在不断思变,寻求突围。作为全国第一大陆路口岸,阿拉山口独有的区位优势,却没有成为本地经济发展的驱动力—阿拉山口口岸过货量巨大,但大多“穿肠而过”,在本地落地转化加工的比例不足30%。

  “通道化”带来的影响还不止如此。据阿拉山口海关工作人员介绍,经阿拉山口口岸出口的服装、鞋类、箱包等产品在中亚市场的需求会出现周期波动,市场需求波动就能直接影响口岸过货量,另外,铁路运输运价上涨,货运成本提高也将逐渐影响铁路过货量。

  阿拉山口不再满足于只做“大通道”。2011年5月,阿拉山口综合保税区经国务院批准设立。今年6月18日,保税区正式封关运营以来,已累计完成投入3.5亿元,有12家企业入区,涉及仓储物流、粮油加工、原油仓储加工、国际贸易等行业。今年7月11日,阿拉山口整车汽车进口口岸项目获得国务院批复,这意味着相关的汽车保管代理、物流运输、维修售后及零配件的进口、加工、销售等一系列高附加值产业将进入快速发展期。

  阿拉山口市负责人告诉我们,未来几年,阿拉山口综合保税区通过延伸保税物流仓储、保税加工产品商贸展示、期货金融等服务,将成为一个以国际贸易服务为支撑的国际高端商贸服务产业园、深化拓展中哈两国经贸合作与中亚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先导区。

  霍尔果斯

  百年老口岸焕发新生机

  位于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霍尔果斯是一个拥有130多年通关历史的老口岸。霍尔果斯距离乌鲁木齐670公里,而距离哈萨克斯坦中心城市阿拉木图仅378公里,它是中国与中亚国家开展经济、文化交流的国际大通道和桥头堡。设立于此的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总面积73平方公里。

  8月10日中午,考察团来到霍尔果斯口岸。在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入口处,只见手提肩扛的人群熙熙攘攘,不断涌入通关大厅。货运通道的队伍也排得很长,大包小包塞得满满当当的。口岸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对于个人来说,进入合作中心非常简单,不需要护照和签证,刷一下二代身份证就能轻松“出关”;对于企业来说,则要办好货物查验通关手续。记者注意到,整个大厅繁忙而有序,办理通关手续十分规范高效。

  在霍尔果斯口岸,还有一个占地面积为5.28平方公里的特殊区域。凡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签发的出入境通行证的人员,通过边防检查后,可进入一片面积为3.43平方公里的划定“国土”,然后可通过一道“国门”自由进入到哈萨克斯坦的一片面积为1.85平方公里的领地。国门由两个鼎足、长城形状、巨大“蓝宝石”镶顶的垛体构成,中方一侧悬挂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哈方一侧则悬挂该国国徽。

  这里就是已初步建成并开始运行的中国-哈萨克斯坦霍尔果斯边境合作中心。中哈两国对项目用地实施封闭后各留一个出入口,两国人员、第三方人员和无国籍人员以及车辆和货物,持有效证件由各自关口进入后可跨境自由流动。人员可在区内自由选择停留点,一次性合法免签停留30天。

  霍尔果斯开发区管委会有关人士介绍说,中方区域的基本功能为仓储、贸易洽谈、金融服务、商品展示和销售等。由中方一侧入区的旅客,出区时可一次携带8000元人民币的免税商品。

  考察团进入中哈合作区,在哈萨克斯坦区域发现,这边已经开有十多家店铺。走进其中一家,货架上的商品主要是哈国的一些“土特产”,如巧克力、蜂蜜、葡萄酒、食用油、带有民族特色的玩具等,兼营肯尼亚红茶和咖啡以及一些日用化工产品。

  一家面积20平方米大小的店铺,每年租金折合人民币2000元,但店老板说,每天的营业额至少也有这个数字。一位中方旅客拿着刚买的巧克力对住渝全国政协委员说,“东西确实便宜”。

  位于中方区域的店铺不仅数量多,经营的商品更是丰富,某些方面很像义乌小商品市场。一位经营床上用品的店主说,周末这里会被哈方游客“挤破门槛”。“要比一般的边境贸易好做,可以直接面对中小客户。”

  中哈边境合作中心是霍尔果斯口岸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堪称“前店”,它还有一个面积为9.73平方公里的配套区作为“后厂”。

  据介绍,目前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框架已初步形成。连云港(601008,股吧)至霍尔果斯高速公路已全线贯通,铁路口岸通车运营,多条西行国际货运班列经此通行,中亚天然气管道实现通气。

  沙漠公路

  “死亡之海”上的世界奇迹

  被称为“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玛干沙漠盘踞在塔里木盆地中心,千百年来,周边绿洲上的人们彼此联系只能避开沙漠,选择绕行。1995年,一条笔直的沙漠公路由北向南将沙海一分为二。公路全长522公里,为自古被大漠隔开的南北疆架起了桥梁。这条公路北起“西气东输”的起点轮南镇,南至昆仑山下,是中国开发塔里木盆地油气资源的物资运输通道,也是带动南疆地区经济发展的动脉。

  8月13日下午,顶着烈日,考察团来到库尔勒,驱车考察了这段被称作世界奇迹的沙漠公路。

  沿着沙漠公路驶入无际的沙海,远处是波澜壮阔的黄沙,眼前却是绵延不断的绿丛,有黄有红的沙拐枣绒球、粉红的红柳花夹杂其中,分外妖娆。

  当地工作人员介绍,公路两旁的绿丛,就是绿色生态防护林长城,对保证沙漠公路不被流沙掩盖起到了关键作用。

  “沙漠公路防护第一步是将芦苇扎成草方格,用来固定流沙,见效快,但持续性不佳,第二步是全线绿化,目前林带总面积已达3128公顷,选种了梭梭、红柳、沙拐枣等耐旱植物。”现场解说人员表示,“目前进行的是第三步,培育试种更多植物种类,同时引种肉苁蓉等名贵药材,发展沙产业,实现以林养林。”

  事实上,因为缺水少雨,在沙漠中培育防护林,是一件难上加难的事。据介绍,为进一步改善沙漠公路沿线的生态环境,使防护林体系的开发与养护步入节能低碳的发展模式,塔里木油田于2010年初在广泛调研论证的基础上启动了又一项节能环保示范工程—沙漠公路生态防护林太阳能光伏灌溉示范工程项目。

  “之前沙漠公路生态防护林灌溉全部采用柴油发电机取地下水方式,扬水泵房共计97座,年发电消耗柴油1200多吨。”解说人员介绍,沙漠公路生态防护林太阳能光伏灌溉示范工程项目共由12座光伏泵站组成。所有光伏泵站均采用国际一流的太阳能光伏方阵、高性能蓄电池以及智能充放电控制系统。扬水泵每天正常提水量可达300立方米左右。“光伏系统的运用,不仅可满足正常天气情况下的灌溉运行用电以及驻站人员的日常生活用电,还可满足多个阴雨天灌溉运行用电,全面实现了站场生产及生活能源的清洁化和可再生化,基本实现了二氧化碳的零排放。”

  “这是人类面对恶劣自然环境创造的一项奇迹。”考察中,住渝全国政协委员、市林业局副局长张洪感叹道。

  库尔勒

  “三河贯通”打造“塞外水乡”

  8月14日,考察团进入库尔勒市区。大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青青的草地、郁郁葱葱的大树、波光粼粼的河面,以及带着河水味道的、拂面而过的凉爽清风,出门可见小桥流水……很难相信,在新疆这个以缺水著称的地方,能有仿若江南水乡的城市。

  曾经到过库尔勒的住渝全国政协委员李钺锋说,以前的库尔勒,并非如此。

  孔雀河、杜鹃河、白鹭河是库尔勒由来已久的河流。但是多年前,河流虽然保持着原始的生态,但谈不上美,一些河段因为垃圾处理不及时,还散发出臭味。从1997年起,库尔勒市吹响了改善生态环境的号角,陆续启动实施荒山荒滩造林、“三北四期”退耕还林、孔雀河流域湿地保护工程、库鲁克山生态林建设,逐渐在城市外围构筑起一道生态屏障。

  2011年起,库尔勒市开始规划“三河贯通”工程。据库尔勒市城乡规划管理局工作人员介绍,“三河贯通”工程是库尔勒市已有三条河流—孔雀河、杜鹃河、白鹭河的横向连接水系工程。该工程总体规划用10年左右时间分三期进行建设。一期工程为贯通孔雀河与杜鹃河全长10.5公里的天鹅河项目,2012年4月开工建设;第二期为白鹭河沿开发大道、石化大道至杜鹃河贯通工程,全长4.5公里;第三期为十八团大渠至孔雀河的贯通工程,全长4.7公里。通过“三河贯通”工程建设,将把整个库尔勒市区分成3大片区—老城区、南市区和开发区,拉大了库尔勒市的城市骨架网。

  目前,一期工程已完工。如今游客可坐船在库尔勒市的老城和新城之间穿行,可以通过每个“泊岸”下船购物、吃美味小吃、参观各种景观。除了乘船以外,游客还可骑自行车在河岸上穿行,或在河岸两边专设的步行道漫步。

  工作人员介绍说,“三河贯通”工程不仅仅是一项城市景观的提升工程,同时也是百姓宜居工程、社会稳定工程和民生工程。“三河贯通”工程规划的河道、沿河公共设施、新城市片区均在城市的棚户区及城中村地段。沿河串珠式的绿化使周边居民的生活环境大大改善。通过这项工程的实施,对200万平方米左右的城市棚户区和城中村进行改造,也让10000户左右的农民和居民住上整洁漂亮的楼房,告别城市里的农村生活。

  李钺锋称赞说,一条贯通孔雀河、杜鹃河、白鹭河的“水带”,将库尔勒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连接起来。库尔勒做活了“水文章”,不仅坚守了生态环境不受破坏,还使这个塞外城市成为都市人向往的“梦里水乡”,真正的生态之城。

  委员声音

  何事忠:新疆之行让我们真正理解了“地大物博”、“得天独厚”、“长治久安”、“任重道远”四个词。我们常说重庆是最大的直辖市,但重庆只相当于新疆的二十分之一,且新疆矿产资源丰富,可谓地大物博。新疆边境线最长,口岸最多,对外开放条件得天独厚。新疆民族多,长治久安对新疆,对全国十分重要。但同时新疆建设发展,仍面临不少困难,尤其是“水”是新疆发展的瓶颈制约,蓄水、引水、节水、治水以及整个生态环境建设任重道远。

  杨天怡:新疆民营企业成长环境比较好,所考察的两家民营企业不但规模大,而且生产水平高,行业领先。重庆和新疆区域地位、资源禀赋差异大,差异性决定了互补性,建议渝新两地在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下,加强合作。

  李钺锋:我们在考察“西气东输”的过程中,还看到了成片的胡杨林。胡杨林是戈壁深处一种特有的古老树种,它生下来一千年不死,死后一千年不倒,倒下去一千年不朽。胡杨树“三个一千年”的精神特质,实际上象征坚韧不拔、不屈不挠、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

  张玲:新疆对国家发展战略,对边疆安宁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和地位。但目前新疆经济发展相对滞后,不利于新疆的繁荣稳定,中央和各地应给予新疆更多的关注、支持。

  丁时勇:第一次到新疆,感受到新疆的大、新疆的美。新疆相比我国中东部地区,生态保护压力更大。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为新疆跨越式发展提供了新的历史机遇,注入了新的发展活力,同时也对建设美丽新疆提出了新的命题。面对发展的冲动,新疆一定要更加重视生态环境保护,让生态文明成为发展的导向,用生态文明的标准来衡量和评价一切发展成果。

  王新强:在新疆自然环境下,人与自然抗争中,怎么和谐相处,水既重要又关键。每到一个地方,有水就是绿洲有森林,有森林就有生机,有希望。建议将新疆绿洲按水资源条件和生态条件分为丰水绿洲、稳定绿洲、临界绿洲和敏感绿洲四类,制定分类发展指导策略,加强整体生态环境保护。

  刘江龙:新疆虽然地大,资源丰富,但我们在飞机上看到,有大片的沙漠。不可利用和难以利用的土地总面积占全疆土地总面积的61.4%,这是一个惊人的数据。新疆的生态环境十分脆弱,土地沙化形势严峻,生态环境保护任重道远,建议矿产资源开采方面,在某些技术条件达不到的前提下,不要过早开采,避免环境受到破坏。同时建议国家相关部委,加大对防沙治沙的研究,建立生态补偿机制,实现生态经济双赢。

  严琦:5年前曾来过新疆,此行更加感受到新疆翻天覆地的变化。陶然居在乌鲁木齐有分店,下一步,我们在新疆不仅仅是开店,更多的是希望餐饮与新农村建设、与旅游相结合,建立产业基地,把品牌的号召力带过来,推动当地建设。同时,把新疆的牛羊肉、毛肚等产品带到重庆。

  邹先荣:丝绸之路上没有“丝绸”是不可想象的。15年前,我在农村老家曾经养过蚕,养蚕一年可以收获四季,收入高,单纯,简单。围绕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建议在新疆、重庆等丝绸之路沿线省区市,由国家统一对养蚕业进行谋划发展,对养蚕农民进行培训,形成丝绸之路上的丝绸产业链。

  张礼慧:《我们新疆好地方》这首歌贴切地描述了新疆的美。新疆是多民族的地区,每到一个地方,总会情不自禁地放声歌唱。新疆旅游资源很丰富,或许是受到暴恐事件的影响,如今游客很少。真心希望新疆广大群众平平安安,各民族共同繁荣,成为和谐团结的大家庭。

  张洪:新疆地大物博,日照长,昼夜温差大,农产品(000061,股吧)品质高。但是新疆是一个少水缺水的地区,水是新疆发展的短板。我们所到之处可见,有水的地方是粮仓,缺水的地方则是荒漠。建议新疆进一步加强全民生态环境保护意识,充分利用自然降水,加强工程性蓄水建设,编制全区生态环境功能区划,本着“工业项目尽量不占耕地,污染项目坚决不上”的原则发展经济,保护好生态环境。

  屈谦:一路走来,我们看到新疆部分地方土地沙化、湖水水量下降,草原植被减少,可以说挑战正向我们走来。同时,我们也看到,新疆口岸欣欣向荣,铁路建设提速,沙漠公路的修建,库尔勒“三江贯通”工程改变城市水系等,意味着机会在向我们招手。 

[责任编辑:康小兰 ]
相关链接>>